白斩溯

喻黄喻黄,每天就知道喻黄!

【全职】盛夏(伞修/微喻黄/短篇/重发)

上次居然忘了打tag想想我也蛮拼的……

挺喜欢这个脑洞就改了下重发了。

希望喜欢w。







盛夏

这是一个,很久之前,发生在盛夏的故事。

「一」

夏日如往年般伴随着喧嚣的蝉鸣,由远及近,不久便安顿在每一个角落,无处不在。

苏沐秋仰头眯起眼,空气中的每一个分子似乎都张扬地散发着热浪,无奈只能一边吐槽着叶修这个没良心的家伙这种天气还让人出来,一边匆匆往家赶。

此时,正是战队的夏休期。

往年三连冠的嘉世战队在第四赛季的决赛中失利,一叶之秋被刺客季冷舍命一击带走,奠定了霸图的胜局。

结果现在的苏沐秋就被叶修以“没看到哥输了吗哥心情不好今天的饭你来解决”的理由连赶带推地轰出了门。

“要是有我在四连冠妥妥的啊……”苏沐秋有些不甘心地嘟囔着,挠了挠乱成鸟窝的头发,被阳光晒得滚烫,他缩回手,另一只手中的塑料袋悠悠地晃着。

 

然而谁都知道这个假设再也不能成立了。

第二赛季夏休期的时候,谁也没有料到带领嘉世再夺冠军的苏沐秋出了车祸,幸好送医及时捡回了一条命,但是,那双昔日灵巧地在键盘上翻飞的手,再也经不起职业联赛那般高强度的运动了。

枪王和斗神的传说就此落下了帷幕,仅仅两年,两个赛季,时间短得让人措手不及。

苏沐秋还没见证职业联盟群英齐起,欣欣向荣,就已经永远离开了那个舞台。

不为人知的后续是,他和叶修在房间里促膝长谈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嘉世的人就看到苏沐秋空空的宿舍,还有坐在沙发上沉思的叶修和颓然的苏沐橙,后者眼眶还有些红,哭花的小脸甚至都没来得及清洗。

“没事,”叶修抬起头,一改之前的慵懒,眼神却是从未有过的坚毅,“嘉世不会输。”

他说不会输,那么对手就别想赢。叶修仿佛一夜之间成熟了般,继承苏沐秋的意志,斗神带领着嘉世,夺得了第三赛季的冠军。

退役后的苏沐秋也没闲着,找了份清闲的工作,工资不高,用苏沐秋的话来说就是“能维持生计就好了嘛,你们要加油拿冠军!”,没过几个月便租了套离战队挺近的公寓。

第三赛季夺冠之后,叶修也从宿舍搬了出来,和苏沐秋住在了一起。每年的夏休期,连苏沐橙都会抛过来凑热闹。

“方便研究战术,顺带让他们兄妹联系联系感情嘛。”

他耸耸肩,这么无所谓地说着。

……

 

第四赛季失去连冠,按理说叶修那家伙应该沮丧很久,然而夏休期的第一天,苏沐秋还在床上迷迷糊糊揉眼睛的时候,叶修已经冲进了他的卧室:“来来来好久没pk了来两把?”

苏沐秋一愣,随即一掀被子站了起来,先以身高狠狠鄙视了叶修:“来啊看我不虐暴你!”

然后两人打闹在一起滚在床上。

“叶修哥和哥哥的感情真好啊~”

——by只是路过卧室什么都没看的悄悄离开顺手带上卧室门的苏沐橙。

 

 

 

 

 

 

 

 

「二」

叶修无数次地想过,如果苏沐秋的手没有伤。

然后他会很快地打断自己虚妄的幻想,叹一口气打开比赛的录像,开始研究战术。

没有如果,而且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还活着,就在自己的身边,一举一动音容笑貌,都看得清清楚楚。

——还有什么比你在更重要?

叶修靠在椅背上长叹一口气,一如苏沐秋走的那天夜晚。他一贯如此,以沉默应对突变,以冷淡应对外界的一切干扰。

屏幕上,正好放到一叶之秋被舍命一击,叶修按下了暂停。

“输了怕什么,大不了赢回来。”

苏沐秋不知何时已经回来,叼着冰饮进了卧室,大大咧咧靠在椅背上俯身盯着电脑,有些含糊地安慰道。

“我知道,”叶修叹了口气,将那一幕循环播放,顺便拍掉了苏沐秋在他头上揉来揉去的爪子,“别摸我头……又不是小孩子了。”

看到叶修没事苏沐秋就放了心,又嘿嘿地跑去逗苏沐橙玩了,临走前不放心地回头嘱咐了一句:“有什么问题尽管找我,让我这个天才来指导你,保证你拿冠军拿到手软!哼哼哼……”

“嘉世一直冠军……?那冯主席该买多少药啊,”叶修叼烟瞥了苏沐秋一眼,回想起主席拿药的手抖样,“至于你的水平……”紧接着朝客厅里喊,“沐橙!上回叫你保管的那个本子,记录我们胜负的那个,嗯对我们现在的胜负是……”

“不许看!我靠靠靠叶修来pk!”苏沐秋眼疾手快,大爆手速拦下叶修,一把抢过电脑,顺手丢给叶修一张卡,“你用这个职业!”

叶修接住卡只看了一眼,瞬间鄙视起了苏沐秋:“窝巢守护天使……母球你要不要脸啊,”而那边苏沐秋已经开始登陆,用的还是有着自制银武千机伞的散人号君莫笑。

几分钟后在和云秀八卦的苏沐橙听到卧室里传来一声惨叫,急急忙忙冲进卧室却只看到,两人玩着玩着扭打到了床上,然后苏沐秋狠狠地栽了下来。

“啊哥哥总是被叶修哥欺负蠢死了。”

——by已经打开了什么奇怪新大门一脸笑意盈盈的苏沐橙。

 

 

 

 

 

 

 

 

 

 

 

 

 

 

 

 

 

「三」

今天家里的气氛不太好。

苏沐秋在门外抬头看看阴沉的天,打开门之后感受到了同样低的气压,闷闷地盘踞在一向欢声笑语的家中。叶修坐在沙发上和苏沐橙说着什么。苏沐橙则是少有的一言不发,肩膀微微耸动。苏沐秋凑上去,分明地看到了她脸上的两道泪痕。

“有人欺负沐橙?!”苏沐秋手忙脚乱地抽着餐巾纸帮苏沐橙擦眼泪,“沐橙别哭怎么了有人欺负你了跟哥哥说,还是那些粉丝……”

话音未落,苏沐秋便瞥到了茶几上摆放着的最新一期电竞时代。

杂志被折的变了形,明显有人曾把它揉成一团,有些撕裂了,但还是可以看到触目惊心的标题,苏沐秋草草地扫了一眼,立刻明白这篇文章是在诽谤苏沐橙,说她花瓶却无实力,根本无法接替苏沐秋的位置,甚至还列了1234点,一条一条详细“分析”苏沐橙的弱点。

“操!”

苏沐秋少有地动了怒,连苏沐橙都吓了一跳,停止哭泣,呆呆地看着他。

“本来我都扔进垃圾桶了,想想不让你来撕恐怕不解气,”明明是为了活跃气氛的话,配上叶修那副严肃的神情,反而起了反作用。苏沐秋黑着脸几下把电竞时代撕了个粉碎,然后坐到苏沐橙身边,替妹妹擦去了眼泪:

“沐橙,别哭,当那群人傻逼就好……你要知道,看似虚拟的荣耀,其实和现实社会一样,每个角色后面都有一个活生生的人,活生生的灵魂在牟取利益,玩家都如此,别说那些战队老板、俱乐部的高层了。特别是职业圈,这种商业化的圈子,诽谤、排斥、黑粉,什么都有……像阿修他这样不露面,且拒绝商业,已经是顶着很大的压力了……”苏沐秋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问,但想想现在面临的局势,终究还是接了下去,“沐橙,你行吗……?”

一旁的叶修沉默着,从第一赛季开始,从他拒绝露面开始,战队老板的无休止呵斥和粉丝层出不穷的质疑,一度铺天盖地地袭来。

那是他也算是新人,他是怎么做的?

叶修想起有一次拒绝之后,战队老板发了前所未有的火,责骂声几乎震动了整个战队,最后那架势,差点想找人绑架他把他丢到记者面前。

然而他依然什么都没有辩解,只是一如往常的平静:“我很抱歉,不能满足战队的要求。但是,这是我的底线。”

然后走出办公室,回到电脑前,插卡,日常训练。

就这样扛下一切流言蜚语,叶修想大概是因为他的内心足够强大,他可以用实力说话。

这么说自己还真是不好意思,他自嘲地想。随即听到苏沐橙脆生生的声音。

“……我可以。”

她抬起脸,努力让自己绽放出一个笑容,表情虽然有些僵硬,却让人放下了心。

“我也想像哥哥一样,在荣耀的舞台上,继续战斗下去。”

 

 

 

 

 

 

 

 

「四」

“这么晚了还没睡?”

苏沐秋爬上屋顶,面前正是那个熟悉的背影,伴着烟头一明一灭。他上前几步,和叶修肩并肩坐在了一起,一时无话。

“没事干嘛,反正都放假了,不如想想下个赛季怎么打,千机伞的升级……”

“还有沐橙的事?”

叶修毫不在意被苏沐秋抢了话,只是笑笑:“没呢,她有你们苏家强大的厚脸皮基因,怎么会怕。”

苏沐秋点头:“沐橙的实力确实与我有些脱节,但是她已经是最好的人选了……我看了几遍录像,她的策应做的非常好,有些地方的反应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作为一个新人来说,真的很棒了啊。”这么说着,做哥哥的脸上有些自豪,“而且嘛,我本来也打算用夏休期好好帮她练练,提高水平,不过现在……出了点问题。”他有些苦恼地按了按太阳穴,“……黄少天。”

“蓝雨那个话唠新人?”叶修偏着头想了一会儿,也笑了,“缠着你pk吧哈哈哈那你完了,被他缠上你是别想好好休息了。”

“可他还挺厉害啊除了吵了点,这样打下去我手可受不了,他精力怎么这么旺盛啊,打比赛的时候还不被他烦死……”苏沐秋摆出一副苦瓜脸,又突然想起了什么般正色朝向叶修,“阿修,你决赛的时候,那时,在想什么?”

夜深,城市只泛着些微弱的灯光,叶修没有去看苏沐秋的表情,但是听他的声音也明白他是认真的。不用思考都知道,苏沐秋指的是一叶之秋被偷袭的一刹那。

“想什么……?想你咯。”

这下苏沐秋无语了,本还想和这心脏好好纠缠一番说不定才能问出答案,不料叶修一下回答地如此干脆,而且回答得如此暧昧,苏沐秋不禁暗自吐槽这小子今天技能点加错了?场面顿时陷入了诡异的沉寂。

然而叶修却不紧不慢地接着说了下去。

“那一刹那我愣神了,季冷的站位我不是没有防,那一瞬间脑子突然一片空白却没有躲掉。”

“我确实想起你了,压力太大了吧……不自觉地就神游了,真是想控制都控制不住,反应过来虽然想做弥补还是晚了。……唉看来不能熬夜了。”

“反正都说了就说完吧……当时我想啊,我们一起打了这么多年的荣耀,怎么就不能一起站在领奖台上呢。就这一句话,反反复复地想,反反复复地想。”

叶修的声音闷闷的,他说的很慢很轻,却如同重锤打在苏沐秋的心上。

他隐隐觉得今天叶修的画风不太对,无端的郁闷,就像……那个什么……沐橙说的,姨妈期还是更年期来着?

这个不重要。

单身二十多年的苏沐秋苦恼地想了想,之前配沐橙看电视剧的时候女主角郁闷了男主怎么办的来着……哦对,这么想着他搂过了叶修,让他的头靠在了自己的肩上。

“至少,我在啊。”

先是被苏沐秋举动震惊的叶修,被这句话噎了个半死,想推开苏沐秋问他你干嘛窝巢,动作也停止在了原地,声音哑哑的,半天没说出话。

互相扶持一路走来,他们的信任他们的默契已是无可置疑,无论什么风浪挫折,对方都是坚实的后盾,永远为自己伫立。然而之前他们谁都没有挑明过,这样安安稳稳互相交付地过日子,很好。

所以苏沐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叶修才有些手足无措。

更该死的是,因为凑得太近,苏沐秋说话时吐出的气息就在耳边盘旋萦绕,叶修惊恐地发现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了害羞的感觉。

尼玛?

叶修觉得自己不太好,脑子里有根叫常识的线啪嗒一下断了。

这下换成苏沐秋没有注意叶修了,刚才那句话纯粹是电视剧里抄来的,然而现在他的心情有些平复了,说话的语气也自然了起来。苏沐秋揉了揉叶修的乱毛,微微一笑。

“阿修,我会陪你这样打荣耀,一直一直打下去,你,就是我的荣耀。”

风吹了起来,最后几个字弥散得有些含糊不清,然而叶修听清楚了,他回了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谢谢你,沐秋。”

掐灭烟头的瞬间,叶修突然想起了什么般,不由一愣。

 

多年后叶修回忆起了那个夜晚,他想明明是黑夜,他却在苏沐秋的那个笑容里看见了太阳,明媚张扬,带着自信和宠溺,如同六月的光,四散出去蔓延至每一个角落,给那幅画面永远地镀上了层淡淡的金色。

很美。

 

 

「五」

此后只要有空苏沐秋就会和叶修爬上屋顶,吹吹风聊聊天,冷了彼此依偎,闹了又互相嘲讽。

这让叶修觉得很幸福。

……好吧,虽然幸福这个词从他嘴里说出来违和感有点强。

谁说幸福要很大很大,大得能让人一下子高兴得晕过去呢?日常里的一点一滴凝聚在一起,那才是历久弥新,可以久久回味的幸福啊。

没有了比赛的紧张焦虑,在场上剑拔弩张的职业选手私底下也是吵吵闹闹玩成一片,QQ群里插科打诨,竞技场小号pk的一个不少。

啊对了,就是那个黄少天,确实挺烦的。

不过听苏沐秋说这家伙前两天被喻文州拖去旅游了,职业圈的大家纷纷松了一口气,并且对喻文州为民除害的行为表示大快人心,把只能手机上QQ的黄少天气了个半死,又是一阵刷屏。

苏沐秋和叶修也趁此带着苏沐橙在h市转了一圈。

 

“好久没来X湖了画风真是越来与不一样了,”叶修被熙熙攘攘的人群挤得有点虚脱,“靠我们赶紧回去打荣耀好不好,而且我也算半个名人啊……”

“我觉得还是沐橙比较需要担心这个,”苏沐秋护住苏沐橙不让她被来往的游客冲倒,“刚才有几个男的往这里看了好半天,幸亏人多才……”

“好了好了不说什么了坐下来休息会儿,”叶修话音未落便一步窜到路边一个阴凉又隐蔽的休息处,险些又被人绊一跤,“我的妈呀这是来看风景还是看人啊……”

“没办法呢,”苏沐橙靠着苏沐秋坐下,遗憾地摊了摊手,小脸红扑扑的,显然也是累得挺呛,“现在是旅游高峰期嘛……”

三人就这么坐着,静默地各想事情,休息,面前人潮漫漫,云卷云舒。

叶修想着想着思绪不由就回到了那天夜里,大概可以称之为情话的技能点加满的苏沐秋,在他耳边一字一顿说出的话,恍惚间又在脑海中漾开。

“……叶修你盯着我干嘛。”

从刚才沉默开始就想着要说点什么打破这气氛的苏沐秋,此时被叶修盯着浑身不自在。

“没什么,”叶修低头轻轻笑了几声,喝了口水之后以严肃的目光回应了苏沐秋道,“我只是没想到……你被人盯久了也会害羞哈哈哈哈哈。”

“我靠!叶不羞我不打死你啊?!”

……

苏沐橙掩嘴失笑,她看着两人又抱成一团搞得过路人纷纷瞩目,心想幸亏是在户外,不然那可怜的床又要被蹂躏一番了吧。

于她,一直这么想去就是最心满意足的生活呢。

这么想着,苏沐橙拿出手机迅速拍了一张照片,随手发给了楚云秀。

 

 

 

 

 

 

 

「六」

之后的日子也无非那样,平平淡淡,偶尔来点低级趣味的打打闹闹。但苏沐秋细心地发现,叶修最近越来越不对了。

比如pk好好的打到一半,对面的动作会一下子迟缓下来,苏沐秋探头去看时叶修正愣愣看着自己;比如一有空叶修就找到自己,什么都不说,却是一脸苦逼。

……该找个时候问问了。

曾以为漫长地夏天已经过了一半,蝉鸣渐渐轻弱,往常还是彻亮的天空此时已经挂上了西斜的夕阳。时间从不停止它的脚步,时针一圈又一圈地无目的却又执着地旋转,漫不经心地抬头看到疯了似的燃烧的晚霞,苏沐秋想起很快就到了叶修要回战队的那天了。

苏沐橙整理好了行李,早早地睡下了。叶修摸上屋顶,惊讶地看到那个人已经比他早了。

“哟,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不就明天要回去了嘛,别那么想哥,哥有空回来看你啊。”一如既往调笑地语气,叶修熟练地点了根烟,却罕见地没有听到回答。

“……怎么了?”

“……”苏沐秋沉默。

“沐秋你怎么了?不舍得我?……这不像你啊。”

“你发现了?”

风声停止。

苏沐秋的心跳得越来越快,他甚至听到了那有节奏的鼓点般的声音,自己说出来了……就这么说出来了……他绝望地别过头,希望此刻能立马聋了不听对方的回答。

“那你,本来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

叶修拿出了插在兜里的双手,盯着他,平静地反问。

终究还是来了。

苏沐秋痛苦地闭上眼睛,最不想听到的回答,宁愿装傻也好啊,但他在笑,发自内心的笑。苏沐秋这么笑着,眼角有一片晶莹。

“你啊……”他无奈又苦涩地开口,“什么时候发现的?”

“烟。”

“是吗……要是你在平时迟钝点就好了,能不能别像在赛场上那么敏锐啊。”苏沐秋叹气。他突然觉得无能为力,不知道该怎么向叶修解释这一切,他不想从头说起,却又不想只叙述那虚无的结局。不过对方应该也猜到了吧?他干脆继续刚才的话题:

“说清楚。”

他要知道,叶修是怎么发现,这一切的一切,只是一场骗局,一个梦境。烟?那大概是个线索,可是他不知道。

“那天晚上,我在屋顶抽烟的时候你来了,跟我说了一些话。然后我忽然想起来了,”叶修的声音一如既往平静,苏沐秋很庆幸这里的夜晚那么黑,好让叶修看不清他的表情,和颤抖的全身,“有些东西就这样涌进我的脑海里,没有经过我的同意,霸道地占据了我记忆的一部分……我甚至都不敢相信。我花了很久才敢相信,那是真的。”

叶修叹了口气,顿了顿才继续说下去,苏沐秋有点希望他是在缓和情绪。

叶修,他,一字一顿地说出了。

“……我抽烟……是为了忘记你……”

“苏沐秋,你……从来不曾和我并肩站在职业联赛的赛场上……”

“你在第一赛季前的那个夏天……”

“就该……车祸了……才对啊……”

最残酷的真相。

叶修的声音无可避免地开始颤抖,到最后融成一片,那样失态的叶修在苏沐秋的眼里染上了层层叠叠的悲怆。

 

无论我如何去追索,年轻的你只如云影掠过。而你微笑的面容极浅极淡,逐渐隐没在日落后的群岚。

无数次在梦里梦到你的笑颜,幸福得让人唏嘘,却在醒来的那一瞬间,从天堂直直地坠落到地狱。

前一秒阳关,后一刻是孤独的、无人知晓的,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我抽烟……是为了……忘记你的死啊……”

“如果你没死……我怎么会抽烟?……这就是那份突如其来记忆告诉我的……苏沐秋,你回答我,这是假的对不对?”

叶修的眼神有些急切。——人就是这样,明明什么都知道了,却一定要等别人,以最残忍的方式说出来,才会断了一切念想。否则,只会像个傻子一样,日复一日地选择相信,选择沉溺,选择堕落。

苏沐秋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久违的胸闷感再一次袭来,他无法控制自己,回避质问:“那,你想忘了我,结果呢?”

太无力了。

“你知道的啊,”意识到了真相,叶修整个人晃了一晃,随之惨然一笑,“抽刀断水水更流,有什么用,记得更牢了,还伤了肺。”

“叶修,你别笑了,眼泪都掉了。”

 

人,是生命锁链的一环,生命的链锁是无穷无尽的,它通过人,从遥远的过去伸向渺茫的未来。

总有一天锁链会生锈,劳损,分崩离析,纵使身边的人再怎么哭泣与挽留,生命他依旧照着自己的步调,残忍地向前走去。

不曾回头。

 

苏沐秋想起身,他想去拥抱叶修,哪怕用尽一生的力气。

可是他早已是没了生命的人。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眼前的人,双肩颤抖,夜黑,但是他知道。

他在哭。

嘉世失去四连冠的时候他没有哭,战队内部出现矛盾的时候他没有哭,离开的时候他没有哭。

但是现在他在哭,像个孩子一样。

 

他只好实话实说。

“我现在最想拥抱你,但是已经没力气了。”

“因为时间到了?”

叶修很坚强,所以他哭的时候仍是理智得可怕,只有苏沐秋能意识到,那在心中几乎逆流成河的眼泪和无所适从的混沌,除了他所有人看到的都是一个嘲讽、强大、不会流泪的叶神。

有这样一个知音是多幸福的事情?

可是他的知音四年前就死了。

不想想起,却又无法忘记。

是心上的针,不时地刺痛,提醒着自己,有时疼得他疲倦得想闭上双眼,就这么沉沉睡去。

刺耳的喇叭声,尖锐的刹车声,叶修和苏沐橙赶到的时候路面上只有一片触目惊心的血迹。

还有被甩到路边的手机,碎裂的屏幕仍然在尽着最后的努力,隐隐发亮。

“[您有一条未读短信]明天就签约了好高兴哈哈哈,哎借你的话,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一起来打个天下不?嘉世王朝,看帅不帅!”

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永远地沉睡在了时间里,与他一同被带走的,还有那从未说出口的告别与爱。

 

“你还回来干什么?”叶修有些怅然地凝神望着远方,苍穹彼岸,群星已经开始陨落,“提醒我不要忘记你?……喂,人死了之后,不该投胎了吗。”

“看那里,”苏沐秋指向远方,这个白衬衫的十八岁少年,整个人沐浴在黎明将至的柔光中,看得叶修一阵恍惚,担心他下一秒就会消失,“太阳出来的时候我就会消失。所以叶修,听好。”

“现在,已经是第十赛季的夏休期了。”

“你的新战队,兴欣战队夺得了冠军。”

“……生命是传递的,一个人死了,他会轮回成另一个新的生命。”

“我没有这么做,我,十年来,一直在你身边”

他看到过,在无数个深夜,叶修身边空无一人的时候,他整个人,靠在椅背上,盯着天花板发呆,然后从口袋小心翼翼取出那张秋木苏的账号卡,久久地凝视。

他看到过,每年叶修都和沐橙一起去南山公墓,献上一束花,和他说起最近的好事坏事。两人走之后,他都会蹲下来,靠近那束花,凑过去闻很久很久。

“那张卡你还留着,我知道的。”

“你们每年都去看我,我知道的。”

“你忘不了我,我也知道的。”

于是他说:“别哭。”他尽力让他的声音保持温柔而不颤抖,“阿修,你长大了,已经可以扛起一切了。”

“我一直都陪着你,本来我可以一辈子陪着你,在你的身边,哪怕你看不到我,不知道……只要看着你一步一步成长我就满足了。”

“但是现在有麻烦了。”

他的声音沉了下去,却依然柔和。但如果可以叶修一点也不想听,他此刻伫立在原地,眼神复杂,苏沐秋,到底回来干什么?

天尽头又亮了一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苏沐秋举起手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我是来,唤醒你的。”

 

 

 

 

 

 

 

「七」

苏沐橙捧着一束花走进医院,她一点都不喜欢这里苍白的一切,更重要的是,躺在这里的似乎总是她最重要的人。

兴欣队长叶修,在第十赛季夺冠之后,突然传出了昏迷不醒,一直在医院接受救治的消息。

第七天了。

苏沐橙想,她站在病床前,放下花,闭上眼睛,双手合十祈祷。

让叶修早点醒来好吗,哥哥,如果你在的话一定有办法的吧。

窗没有关,风吹起纯白色的窗帘。医院草坪上孩子的嬉笑打闹声悉数传到了苏沐橙的耳中,除此之外,还有。

“……沐橙?你在干嘛?”

“?!”

她一下转过身,惊讶地看到叶修睁开的双眼,有些迷茫,肤色少了血色,苍白了几分。

所谓奇迹大概就是如此吧。苏沐橙的眼泪一下涌了出来。

“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喃喃道。是什么呢?不记得了,好像有一个人曾经对自己说,“至少,我在啊。”

谁呢?

他的目光从窗口穿出,天好像分外蓝啊。

那个人的影子,仍在眼前微微晃动,颜色却越来越淡,叶修仿佛看到,最后的时刻他扯出了一个微笑。

好眼熟。

 

而在他、所有人都看不到的那个世界里,一个无限温柔的少年,终于迎来了他的日出。

一寸寸碎掉的身体,再也保护不了你,无法抱住你,不能安慰你。但是唤醒你,是我最后能做的了。

苏沐秋感觉自己的身体轻盈了起来。

他违背了轮回,在世间东躲西藏只为陪在叶修身边,然而他不曾料到叶修会昏迷,而且只有自己救得了。他看到叶修的灵魂在身体与空间中来回游离,反复地呢喃着一个名字。

“……苏沐秋。”

他想不能无动于衷了,他可以在梦里唤醒叶修,但是,这样他就会消失。

这个时候需要犹豫吗?

苏沐秋的人生是一本太仓促的书,他的故事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但是他很庆幸,这本书里,有叶修的名字。

如果苏沐秋没死,那么……

这是叶修做过无数次的假设,他想,干脆在梦里,实现吧。

 

然而不是所有的梦都来得及实现,不是所有的话都来得及告诉你。世间有一种爱,永不能相见,永不能启口,永不能再想起。

今世,已一无所有,也再一无所求。

 

 

 

 

 

「八」

他们在盛夏相约,相约着把对方忘记。


评论(5)
热度(118)

© 白斩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