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斩溯

喻黄喻黄,每天就知道喻黄!

【喻黄】喻罢不能(吸血鬼X狼人/r18/abo

第一次写肉窝巢,摔笔。

其实是一直想写一篇吸血鬼喻X狼人黄的故事_(:з」∠)_然后前几章确实也写出来了……

但是写着写着好像没什么感觉,所以就想试试↓这样的感觉。[肉的感觉吗?!]

不嫌弃就继续看吧蟹蟹(*°▽゜)v





    黄少天睁开了眼睛。

    外面有隐隐的风雨声,他凑过去,帐篷开了一条缝,风卯足了劲般挤进来,帐篷有些摇摇晃晃,几次仿佛要倒了一般。

    黄少天出神地看了一会儿,内心正在纠结要不要赴约,身后传来迷迷糊糊地声音:“……黄少?”

    他吓了一大跳,条件反射地回头,却只看到小卢背过身去扯了扯被子,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松了一口气。

    黄少天钻出了帐篷,他扫视了一圈,其它的帐篷毫无动静,确定了同族的人都处于睡眠中,他轻手轻脚地走了几步,便亟不可待地向丛林深处跑去。

    自他出帐篷的那一刹那,风声陡然又增加了一倍,从四面八方涌来,将黄少天本就乱糟糟的头发揉作了一团。雨似乎已经停了,他盯着尚有些湿滑的地面,狠狠地咒骂了几句。

    然而即使是这样恶劣的天气,他仍用最快的速度奔跑着,沿着熟悉的小径,夜色越发浓重,他气喘吁吁的声音夹杂在风中,呼啸过了整个山林。

    前面有个弯道,过了这个弯道就看不见帐篷了,黄少天想,他不自觉地回头朝来时的方向瞥了一眼,突然狠狠地撞上了一个东西。

    “啊!……疼疼疼疼疼疼……这里怎么会有东西啊而且怎么一点都不硬……软的?”黄少天后退几步揉了揉脑袋,意识到面前的东西可能不是冷冰冰的物体而是一个人后,一下子警觉地抬起头。

    ——这个时候还在森林里乱窜的除了自己,就只有发现自己失踪跑出来找他的族人了。

    他甚至已经想好了尿急的借口,正欲开口,一抬头却对上了那个人的视线。

    黄少天一愣。

    是一双再熟悉不过的眼睛,透着温柔与调笑的光芒,直直地注视着自己。

    “喻文……州?!”

    前两个字几乎是惊呼出口,突然想起离帐篷还没有跑出多远他才生生将最后一个字压低了音量,然而语调却是不自觉地上扬,毫无掩饰的惊喜。

    他揉了揉眼睛再次确认了一遍,没有错,他大半夜偷跑出来、无论如何也想急着见到、最喜欢的人,此刻就站在他的面前。

    ——喻文州。

    “等不及少天了,就自己过来看看,没想到还碰上了。”

    喻文州轻笑一声,在黄少天的额头上不轻不重地吻了一下,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与情人说话的时候更是,沉稳中带着一点点轻佻。

    而他的手已经在黄少天还处于僵直状态的时候,从后往前搂住了腰,只稍一用力,黄少天没有防备的一个趔趄,整个人几乎贴在了喻文州身上,他想说些什么,然而喻文州的吻来得更快,连一个音节都没有发出来嘴唇就被堵上,最终只能化为喉咙深处一声颤抖而轻微的呜咽。

    黄少天有些腿软,喻文州吻得比几个月前还要凶,和刚才的温柔完全不符,仿佛此时此地就想把黄少天就地正法了一般。

    “呜……不行……文州,这里不行……”

    黄少天用残存的最后一点点理智,趁着换气的时候挣开了喻文州,他担心地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帐篷。

    “这里……太近了……”

    他有些无法抑制地开始喘气,有一阵熟悉的味道从喻文州的身上散发出来。

    黄少天是个狼人,同时,他也是个Omega

    而喻文州是吸血鬼,也是Alpha。

    信息素的吸引力是致命的,现在即使他想反抗,身体却不听使唤地粘得越来越紧。

    这太糟糕了。黄少天有些颓然地想,一个Omega被Alpha上了也就算了,而一个狼人被吸血鬼上了这说什么也太丢脸了……而且他知道现在自己的身上一定已经散发着浓浓的信息素,要是喻文州克制不住现在就把他办了,或者味道被族人闻到了怎么办?!

    他抬眼去看喻文州,那双墨色的眸子也盯着自己,溶进一片茫茫的夜色中,这种捉摸不定的危险气息看得黄少天有点发毛。

    “你……”

    黄少天艰难地开口,他感到一阵头昏脑涨,哪怕是再拖延一会儿他也很可能脱下裤子对喻文州说你快干我我受不了了。

    “嘘。”

    喻文州冷不防地打断了黄少天的话,比正常人低了好几度体温的手指贴上了嘴唇,让黄少天不得不闭嘴,他随后感到身子一轻,喻文州的声音轻飘飘地传来:

    “抱紧,忍着点。”

    那一刻黄少天真庆幸喻文州是一个理智的Alpha,这次他没有乱动,任喻文州抱着他在丛林间飞快地穿梭,风声比刚才更甚,细碎的刘海扫过睫毛,在皮肤上轻挠着。发情来得凶猛,帐篷里还没什么感觉,但从见到喻文州开始欲望便不可遏制地涌了上来。此时黄少天的身体已经极为敏感,连这样轻微的瘙痒都引得他一阵喘气。

    喻文州低头看了看怀里的狼人,皮肤比刚才还烫,两颊泛着不寻常而诱人的红色,更重要的是身上的那股气味越来越浓烈。喻文州在小屋面前停下脚步,打开门抱着黄少天径直走了进去,到了卧室才微微松了松手。

    黄少天一下子软软地挂在他身上,耳边尽是一直被压抑着而现在终于克制不住,一点一点往外溢出的细碎的呻吟。


点♂我

评论(15)
热度(195)

© 白斩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