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斩溯

喻黄喻黄,每天就知道喻黄!

【喻黄】砳砳(看标题你们就应该知道是魔性……x)

11.9,100fo点文。

昨天@叶修在我身下喘 的点文,妈的这个脑洞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匆忙写的可能有OOC错字请见谅qwq结局仓促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收尾了,沉痛的。



==============================

    喻文州早上醒来觉得有点不对。

    平日里,往往是他先起床,买了早饭再来喊黄少天。然而今天,床的另一边却一反常态的已没了人。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走出卧室,客厅里也是一片寂静,他皱了皱眉轻唤了一声:“少天……?”

    沉默了十秒钟之后,厕所传来一声巨响,一个黑影蹿了出来,伴随惊天动地的鬼哭狼嚎:

    “队长救我!!!!!”

    喻文州感到眼前一黑。

 

    ……

    “所以……你是……早上醒来就发现自己变成了……这样?”喻文州深吸一口气掐了一把自己,感到一阵疼痛,却还是不敢相信自己不是在做梦,冷静如他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一幕。

    他的面前,有一只和他差不多大小,五颜六色的。

    二胡卵子。

    二胡卵子?

    二胡卵子……

    没错。

    ——黄少天变成了那个,走几步就会摔一跤,永远瞪着大眼傻笑,圆滚滚,读作青奥会吉祥物写作五花肠子的。

    二胡卵子。

    更可怕的是,由于过于激动和震惊,黄少天的话比以前更多了。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屋内充满了他的喋喋不休。

    “队长队长队长怎么办?!要死了啊我靠我早上起来就发现自己变成这样我当时下床都下不了,你救救我啊我连滚带爬到卫生间我我我我……”

    “我差点被镜子里的自己吓死了啊我的天哪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队长你在听吗你说怎么办啊啊啊?!我这样怎么出门怎么过日子我操?!”

    “我不做人了让我去跳楼吧真的,队长你快打死我或者告诉我在做梦对吧这里是现实世界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我觉得我快炸了……”

    黄少天变身之后连声音都扭曲了不少,说到激动处听起来简直精神污染。

    “我知道……”喻文州有气无力地回道,“我好像有点缺氧……”

    “队长你别死你死了我怎么办?!!我的天哪,难道我要作为一个二胡卵子一个人孤独地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不要啊队长哎你别真昏过去!”

    “少天你冷静你先从我身上下去……”喻文州勉力推开了黄少天,二胡卵子的大脸整个贴上来的感觉真是太酸爽……好不容易抚慰了黄少天,他想了想,“我帮你问问吧,说不定有人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呢。”

    “窝巢队长?!”黄少天脱口而出,“你要把我变成二……变成这样的事情昭告天下吗?!不行我不允许队长你干嘛?!”一看到喻文州拿出手机,他便眼疾手快地飞速上前去抢——

    然后直挺挺地摔在了地上。

    “……”喻文州悠悠地发出了消息然后沉痛地捂上了耳朵。

    “我操你大爷!!!!!!!!!!!!!!”

 

    此时职业群里。

    索克萨尔:咳,有人吗?

    君莫笑:哟,今儿怎么是你先发言?

    喻文州犹豫了一下,余光瞥见了黄少天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还是私戳了叶修。

    索克萨尔:少天他……发生了一些不好的变化。

    君莫笑:?话少了?还是怎么了,说清楚点呗。

    君莫笑:你都解决不了的少天的问题?

    索克萨尔:……我觉得……可以说物种都变了吧……

    君莫笑:……

    君莫笑:变成啥了?狗?

    ……

    这边的喻文州拉住语气极其悲愤却一脸傻笑的黄少天:“队长你放开我我要和他决斗竞技场大战三百回合真人pk!!!”

    “好好好我们换个人问……让我看下叶修说了什么……嗯,拍张照片给他看看……?”

    “不行!”黄少天当机立断否决了这个极其丢脸的提议,一激动几乎压在了喻文州身上,后者却是顺手咔嚓一声get了照片一张。等黄少天抢过了手机,图片已经发送出去了……

    “队长这个时候你的手速为什么这么快……”

 

    同时兴欣的训练室里哐当一声巨响,叶修连人带椅子倒在了地上。

    “老大你怎么了?!”包子大惊。

    “咳咳……没,没事……”叶修挣扎着爬起来,先颤抖地按下了右键,才在震惊中打下了一行字,“这……是……话唠?!”

    “……是啊。”

    然后喻文州屋内死一般的寂静,两人大眼瞪小眼等了几分钟也没有等到回复。

    “完了。”黄少天以简明扼要的两个字表达了自己的心情,一脸绝望——虽然喻文州看过去还是傻笑。

    “别急……你看他回复了,让我们去问问王队……”

    “窝巢他还说啥了?!‘刚才去抽了根烟冷静了一下’?!他绝对在狂笑好不好!!我觉得兴欣都已经知道了我次奥!!”

    黄少天越说越起劲,不自觉地手舞足蹈了起来。喻文州盯了他许久,突然噗的笑出了声:“少天你知道吗……我觉得你现在这样也挺好。”

    “队长你开玩笑吗?!你甘心和一个二胡卵子过日子吗?!我!不!要!”

    “放心我会帮你的,”喻文州摸了摸黄……二胡卵子的头,嗯,凉凉的雨花石手感,“少天怎么样我都不会嫌弃。我已经帮你问了王队了。”

    “大眼怎么说……”黄少天嫌弃地看了看自己五彩斑斓的手,撇了撇嘴一屁股坐了下来。

    “他说……”喻文州挑了挑眉,“是中了同性质东西的诅咒……有点看不懂,不过他说过一段时间就能好了呢。”

    “一段是多久……”黄少天气若游丝的。

    “……少则一天多则一年。”

    “我操?!一年?!”黄少天愤怒地想要站起来,然后绝望地发现肥胖的身子根本使不上力,“等等大眼还真懂这个啊,等等同性质的东西?那是什么?……队长怎么办我觉得我变成这玩意之后智商都降低了。”

    “相似的……”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沉吟了一会儿,眼神有些复杂,“……君莫笑?”

    黄少天在心里默默给他的队长点了个赞,远方的叶修狠狠地打了个喷嚏。

    “明明开空调了啊……”他揉着鼻子嘟囔道。

 

    下午喻文州要出门办事,好不容易安抚了抱住他大腿喊着队长别走队长再爱我一次的黄少天,一下午也是心神不宁,早早地就赶回了家。

    他的心情也有些沉重,要是真的一年都这样,该怎么办呢?

    好在,刚一开门呢一道黑影嗖的扑到了他身上。

    不再是那种硬邦邦的感觉……嗯?

    扑倒自己的,是人形的黄少天,晃着一头乱毛眼神发亮,不等喻文州发问就开口道:“队长队长!!!我下午实在没办法又无聊我就去找叶修pk你知道那家伙有多可恶吗?!居然拿那张照片来要挟我还说什么哥是可怜你才陪你打一局,结果他刚到竞技场我就变回来了!!你说到底是时间到了还是君莫笑的原因?反正我觉得是后者……啊不说这个我现在终于变回来了是不是觉得本剑圣英俊潇洒!……”

    眉飞色舞的黄少天没有发现,喻文州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

    “少天。”

    “嗯?”

    “你看啊,”喻文州笑得一脸温柔,“你今天已经提到叶修不下十次,还有呢,为了庆祝你变回来……”

    “我们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呢?”


评论(4)
热度(87)

© 白斩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