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斩溯

喻黄喻黄,每天就知道喻黄!

【肖戴】我的队长是我高中暗恋了三年的男神

乱七八糟的ooc,BE注意,私设如山。

其实写到一半就想扔了……

微莫橙伞修。


==============

1.

    戴妍琦第一次看到肖时钦是在学校的辩论会上。

    很清秀的男生,架着一副黑框眼镜,身着学校统一发下的白衬衫,正毫不怯场有条不紊地驳斥着对方的观点,在掌声中坐下后,眼眸带着些狡黠而又自信的笑容。

    ——一看就是那种极吸引女生的类型。

    正是春心萌动的年龄,戴妍琦回忆起来只记得那天她无数次地鼓掌,直到手疼也没有停下,她盯着肖时钦看了很久,觉得他身边的空气都在发光。

    新生戴妍琦同学就这么喜欢上了肖时钦,辩论会一结束她就冲去加入了辩论社,回寝室的路上一路想着自己到底为什么喜欢肖时钦呢为什么呢难道只是为了颜?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所以然的戴妍琦最终爽快地承认,对就是这么肤浅反正喜欢上了。

    这个敢爱敢恨干脆利落的姑娘觉得,喜欢一个人要什么理由呢,反正就是他,几十亿人里独一无二的他。

    肖时钦那个时候高二,担任的是副社长,新学期新人入社多,又有一大部分是冲着他来,自然忙得不可开交,整理资料筹备活动,连续缺席了几节社团课。戴妍琦难免有些失落,社团课也窝在最角落位置听得心不在焉,只能发着呆回想那天表现十分出彩的肖时钦,胡乱地在草稿本上涂着他的名字。

    这样不行。

    她把头埋得低低的,摸着自己有些发烫的脸想着。

 

2.

    好在后来肖时钦还是认识了戴妍琦。

    是在一个很小型的社团内部辩论会,可以说是新人参与的第一次实战,肖时钦终于是来旁听了,一边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一边在草稿本上写着什么。

    男神在戴妍琦自然是干劲满满,本就伶牙俐齿的她很快引起了肖时钦的注意。所以当下课铃响起,一脸愉悦整理资料时被拍肩转身的戴妍琦,看到肖时钦站在旁边对着自己笑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卧、卧槽?!

    说句难听点的她心里是有千万头草泥马大喊着“男神”呼啸而过,扶住桌子才让自己镇定下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察肖时钦,碍于肖时钦也在看她只好时不时地偷瞄几眼,一边嗯嗯地应着一旁社长的介绍。

    漫不经心地她还是听清了社长的意思,大概就是看她很有潜力是可塑之才,想认识一下什么的,最后双方在融洽的气氛中交换了手机与QQ。戴妍琦捧着写有肖时钦QQ的纸条,激动地当场表示誓死追随(副)社长效忠社团。

    当天晚上戴妍琦在被窝里翻滚了无数次才咬着牙把好友申请向那个名为“生灵灭”的QQ发过去。

    “副社副社我是戴妍琦啊(°▽°)ノ,还记得我吗,其实我仰慕你很久辣!”

    几分钟后她对着申请通过的消息和那句“谢谢w以及不用叫副社那么生疏啦……”傻笑了半天。

    嗯,不叫副社的话叫什么呢……

    她歪着头思考了一会儿,才郑重地把备注改成了“学长”。

    唔,学长学长,怎么看都很萌呢。

 

3.

    辩论社在学校里算是一个强劲的社团,领导也挺支持,因此给的活动时间格外宽裕,几个月下来戴妍琦已经跟着社长和肖时钦跑了不少地方——当然基本什么事都不用干,她也乐得清闲,托腮围观两人忙活,偶尔拍张照片发给闺蜜一阵YY。

    而她和肖时钦的关系也日益亲密了起来,到后来几乎每晚都有用QQ交流几句,一时兴起戴妍琦还会调侃肖时钦,然后偷笑着看他回复“小戴你这丫头可是越来越难管了”一边脑补他无奈扶额的表情。

    然后收起手机看看天空长吐一口气,觉得这样做朋友的感觉也是真棒。

    那是处于暗恋期少女最幸福的时刻,也是最深处的秘密。

    一次闲聊的时候说起未来,戴妍琦想了想将来当上社长的肖时钦呼风唤雨地样子又是一阵花痴——社长已经高三,这学期结束就是高考,那么下一任社长顺理成章就是肖时钦。

    “不……”

    “下学期我可能要隐退了。”

    收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戴妍琦拿着薯片的手明显滞了一下,紧接着连擦都不擦便大爆手速回了过去。

    “哎?为什么为什么??”

    想了想又补充了一条。

    “那…下个学期社团怎么办?”

    肖时钦打字也挺快,不一会儿就码了一大段过来,大意就是下学期高三了还是学业为重,恐怕无法兼顾,社长方面想让小戴你试试……但还是得问问本人意见。

    戴妍琦沉默地回了一串省略号过去,然后直接锁屏。

    她啪一声靠在椅子上,将尚有些发烫的手机贴在心口的位置,闭上眼睛长叹了一口气。

    一年。

    她喜欢肖时钦已经整整一个高一,从开始犹犹豫豫尝试般的接触,到现在终于可以熟稔地戳着他说学长辛苦啦。

    太久没有修剪的刘海由于剧烈的晃动散乱下来,有几撮盖在眼睛上,痒痒地很难受。

    然而她终究没有伸手拂去。

    喃喃地自言自语,但是到底有什么可以伤心呢,她都在肖时钦身边一年了,现实只是出其不意地打破了她的幻想——她所构想的那个,有他们两个人的,会为此笑出声来的未来。

    太贪心了戴妍琦……难道喜欢一个人的妹子都是这么多愁善感无病呻吟?

    她突然睁开眼睛,仿佛只是经历了一场小小的眩晕,她吸吸鼻子整了整刘海,顺手划开锁屏,刺眼的光芒迫使她眯了眯眼,才看清对话停止在了肖时钦的一句“那么……不行吗?”上。

    不行个头啊。

    戴妍琦嘀咕了一句。

    “我我我只是太激动了…学长你就看我的吧哎嘿(#‵′)!以及高三加油!”

    怕什么,不过是本来由两个人共同构筑的未来,现在只有我一个人走罢了。

 

4.

    后来的发展也一如意料中,只是戴妍琦初上任时外界有些哗然,当事人倒是很平静,这个外表柔柔弱弱的女孩子,处理起事情来却继承了上一任的强硬,再加上性格直爽,戴妍琦很快和新人老人都打成一片,一切又走上了正轨。大家似乎是很坦然地接受了这番变化。

    只有戴妍琦,还经常会想起肖时钦。

    毕竟还在同一个学校,她常在走廊上看到肖时钦,勾肩搭背地和其他男生谈笑风生地走过去。

    而她总是默默目送那个熟悉的背影到很远,然后在心里默默祝福他。

    就算不能与你同行,也愿你有一个,很好的未来。

 

5.

    戴妍琦高二毕业的时候校园里开始流传一些小道消息,说高三有个叫肖时钦的学霸居然扔下了学业要去打游戏。

    “荣耀?就是这个很火的游戏啊……”

    戴妍琦扯下耳机,看了一眼电脑界面,她当然知道这个游戏,肖时钦打得很好。以前闲暇时她也陪他打几局。然而肖时钦走后,那张账号卡就被塞在抽屉里,很久没有拿出来。

    那天戴妍琦回到寝室翻出了账号卡,吹了吹上面的灰,登上游戏痛痛快快在竞技场里杀了好几场。

    她的心里涌起异样的感觉,和那时,与肖时钦并肩作战时一样的热血。

    直到房间里进来了一个机械师。

    戴妍琦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地点了开始,瞥到这个对手,却突然吓得差点没呛死。

    机械师,生灵灭

    ——肖时钦的角色。

    而对面的人也明显是愣了一下,没有一下发起进攻,迟疑地问了一句:“……小戴?”

    结果嘭一声,对方就下线了。

    这边的戴妍琦懊丧地看着惊吓过头导致踢掉的电源,无奈地摇了摇头,拿起扔在床上的手机,果然有肖时钦发过来的消息。

    “怎么下线了?”

    戴妍琦没有回复,退出了QQ,直接熟门熟路地拨通了肖时钦的号码,接通的那一瞬间肖时钦的声音明显有些吃惊。

    “这个时间室友都睡了吧?”

    “哎呀哎呀你不要管这个,”她急切地打断,还是微微压低了声音,“为什么?”

    “为什么?……”肖时钦一愣,随后笑了一声答道,“为了……荣耀啊。”

    荣耀……

    戴妍琦握着手机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她实际上早已想到了这个看似有些出乎意料的回答,然而听肖时钦说出来后还是沉默了很久。

    “你呢?”肖时钦忽然问,打破了诡异的气氛,“有想过来,试试吗?……毕业后。”

    戴妍琦刚拔出账号卡,她紧握着那张薄薄的卡,手有些颤抖,而眼神却是第一次让人看不出情绪。

    “好。”

    ——怎么又答应你了,就像从前一样。

    她垂下眼帘,心想。

    戴妍琦这辈子,恐怕都没办法拒绝肖时钦的任何请求了。

 

6.

    第八赛季,戴妍琦出道,带着她的元素法师,鸾辂音尘。

    这个账号,在学生时代与生灵灭并肩作战。所以当肖时钦询问戴妍琦出道后要不要换一个账号时,她坚定地摇了摇头。

    肖时钦愣了一下,随后笑了笑,说,这样也挺好,总会想起过去的时候啊。

    她低下头,在心里默默说不只是怀念。

    只是想看你到底有没有忘记……还有一如既往地站在你身边为你披荆斩棘罢了。

    戴妍琦很喜欢比赛时候的感觉,频道里不断闪过的指示,光与影的交错,还有热血澎湃的信任与跟从。

    ——仿佛你为王,我为将,鸾辂音尘随生灵灭征战四方,蹈死不顾。

    战场上她不能回过头去看肖时钦,但是她可以想象他的表情,一如多年前,无论是在社团活动还是休闲时荣耀,看似风轻云淡,偶尔谈笑几句,实则在他的眼眸深处,扎根着一种无法忽视的坚定与决心。

    她的脑海里又激荡起了那个夜晚,肖时钦通过电话对她说的那句话——“为了荣耀。”

    是啊……为了荣耀。也为了你。

    她仰起头,看着巨大的屏幕上打出的“glory”,惬意自在地伸了一个懒腰。

 

7.

    有些闷热,戴妍琦看看窗外的天空,托腮心想怎么不痛痛快快下场雷雨呢,气压低得让她心情有些烦躁。

    然而雷雨没有来,联盟里倒是出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楚云秀退役了。

    戴妍琦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直接傻在了原地,队员都凑了上来,看清了网页上的内容也都是一震,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当打之年,战队也没有出现什么大的问题,楚云秀虽然私下感慨过有些累,但应该也不至于到退役……

    肖时钦没有插进话来,他站在最后,锁着眉头仿佛在思索什么,突然开口:“小戴……云秀她是因为什么原因?”

    “她……”戴妍琦脱口道,随后怔了怔才接了下去,“大概是因为,家里的缘故。”

    她想起不久之前,楚云秀向她和苏沐橙吐露的那件事。楚云秀有男朋友,谈的也挺好,但是一直拖着没有结婚——唯一的一个条件,就是楚云秀不能再做职业选手了。

    具体的云秀没有多讲,只是撩了撩头发,苦笑着:“也让他等了这么多年了……再下去恐怕要没了耐心吧。”

    这条路不好走。

    戴妍琦从来雷霆的第一天就很清楚,特别是她们女选手,所要承受的来自四周的压力,比男选手大得多。连楚云秀这样强势的人,在一阵风城烟雨后,所展露出的也是掩不住的疲惫与憔悴。

    自己还能走多久呢。不,是陪肖时钦走多久。

    戴妍琦计算着,她偏头看了看,肖时钦已经走出了训练室,似乎正在电话里说些什么。

 

8.

    她后来和楚云秀聊了很久,最后楚云秀突然说了一句,你知道吗,我看苏沐橙最近和他们队里那个莫凡关系不错呢。

    真的?戴妍琦愣了愣,一下没有转过弯来想起莫凡是谁,却见楚云秀又发过来一条。

    小戴你什么时候交个男朋友?真的不考虑去和肖队试试?

    诶?诶?!

    她刚有些慌乱地想回复什么掩饰一番,又觉得简直如同无力的挣扎,最后只好垂头丧气地打道:“还没有想试呢……”

    她的心跳得厉害,退回到主屏幕凝视了手机很久。

    壁纸是雷霆的合照。一队人在沙发上打成一团,她在旁边看着哈哈大笑。

当然也只有她一个人知道,究竟只是为了看其中的那一个人而已……

    肖时钦……

    她反复默念了几遍这个名字,很轻很轻地笑了出来。

    队长,或者说,学长,嗯,我喜欢你很久了。

 

9.

    想要坦白。

    这样的心思自从那天和楚云秀聊过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地生长,在她每一次看到肖时钦的时候都会无法遏制地冒出来。她甚至埋怨自己在战场上可以做到如此果决,这个时候却踟蹰不前。

    戴妍琦有时候私下觉得,她更夜雨声烦还真是有些相似,蛰伏在暗处,耐心的等待,伺机而动。

    而那个机会没有让她等太久。

    又是一个赛季的结束,这一年新生代已经发展为联盟的主力,早起出道的老一代几乎都已经退役,肖时钦已是黄金时代中仅还在坚持的几个了。

    然而戴妍琦知道,他们都会老,手速会下降,意识会减慢。她只是不太愿意去接受这样的结局。所以当那天,空荡荡的雷霆里,当她拖着行李箱经过肖时钦房间,从虚掩的门缝中看到他盯着自己的双手叹气的时候,她忍不住叫出了声:“……队长。”

    肖时钦开了门,只是看了一眼行李箱,依然是那副宠辱不惊的表情,微笑道:“小戴,准备回家了?”

    戴妍琦低头咬了咬嘴唇,有些犹豫地看了一眼肖时钦:“队长你……什么时候要退役?”

    语毕大概是觉得有些突兀:“我、我是说……离开。”

    肖时钦显然也没有意料到这突然的诘问,他沉默了好一阵,却终究没有再找什么借口,戴妍琦在原地用脚尖死命戳着地,有些烦躁的不敢看肖时钦,而下一秒肖时钦就笑着揉了揉她的头。

    “我啊,不可能永远在雷霆啊。”

    “本想晚些告诉你们,结果还是瞒不过你吗?”

    他的语气很轻松,戴妍琦的下一句质问顿时如鲠在喉。

    无法出声。

    还是就像曾经那样,到底是真心还是装出来的轻松,无法揣测。

    难受的麻木感如一股巨大的洪流,自下而上攫住了她,不挣扎,不动摇,也不逃脱。

    认命一般地上前一步,戴妍琦的手紧紧攀住了门框,几乎是喊出来——

    “队长……雷霆不能没有生灵灭不能没有你。”

    “我也……我也是啊。”

    她清脆的声音到最后染上了些许哭腔,空无一人的走廊在随后的死寂中,将她的呐喊来来回回地播放。

    她看着面前这个喜欢了整整一个青春的人,他的影子在晃动的光影中支离破碎地闪烁,恍惚间戴妍琦看到了阴影里,多年前那个熟悉的青葱少年。

    她觉得自己没救了。

 

10.

    戴妍琦承认那时,她的脑海里居然只有“快”这个念头,强迫着她丧失理智地急切地喊出了心里话。

    是十年以来的压抑与仰望,在那一刹那以惊人的魄力,爆发了出来。

    她努力不让自己失控,身子却有些前倾,就这么缄默得注视着。肖时钦的神色从诧异,渐渐又恢复了之前的淡然。

    “我知道。”

    他收回手,以一贯好看的微笑。

    “可是我没有办法。”

    戴妍琦惊讶地看到,肖时钦的脸上所浮现出的疲惫与痛苦。

    从来没有看到过。

    “小戴喜欢男人是吗。”

    他突然又开口,却是以陈述的语气问出了一个不可置疑地问题,然而就是这句话让小戴整个人都震悚着失了神,随后他轻笑了一声。

    “我也是。”

 

11.

    肖时钦后来回忆起那一幕,小戴的表情真的是……瞬息万变。

    一向好动的女孩仿佛被抽出了全身的力气,发着抖陷入失语的世界。

    幻想过万千遍,却没想到是这样的结局。

    “对不起,我真的没办法……”

    他满怀歉意地想做些什么,戴妍琦的眼泪在止不住地往下流,肖时钦想她一定很受伤,伸出的手最终还是僵在了半空中,而她随后说出的并不是那么回事。

    “……不,那你以后……怎么办?”她扯了扯袖子抹着眼泪,“如果……如果你可以接受的话,还可以……我们还可以……”

    肖时钦突然觉得有一点疼痛,他还是扬起了手,把瘦小的女孩揽进了怀里。

    “我不能辜负你,”他的声音很闷,“不是这个原因。你很好,真的……小戴,你是我见过最好的女孩。”

    “如果可以,我喜欢的,一定是你。”

 

12.

    第二天,戴妍琦选择了离开,而肖时钦选择了坚守,坚守雷霆,坚守荣耀。

    外界热议的是雷霆的未来何去何从,戴妍琦一个人在家中,漠然地整理着行李,仿佛外界的喧嚣嘈杂都与她无关。

    电竞周刊被零落地扔在地上,然后被女人纤细的手捡起。

    “决定了?”楚云秀草草翻了几页,没有出手阻拦戴妍琦。

    “嗯,”戴妍琦回给她一个苍白的笑容,“家里催了好几次,不能再拖了……而且,出国留学也是我一直的梦想啊。”

    “就像他一样?”楚云秀顺手摸了摸口袋,没有熟悉的手感让她一愣,随之释然地一笑,“……你也,屈服了啊。”

    “大概有些东西真的谁也阻拦不了吧,就像时间”戴妍琦叹了口气,“你不也是,戒了烟,还把头发染了回来。”

    “是啊,嫁了人,也该收敛点了,”楚云秀顿了顿,“不过荣耀,我还是有在继续哟。”

    我们都曾意气风发,最终却被时间磨平了棱角,然而提起信仰,提起生命,脱口而出的还是“荣耀”……大概只有这一点,是永恒不变的。

    “对了,沐沐怎么没来?”

    “她?她啊,今天似乎是领着莫凡,去了什么地方。”

 

13.

    南山公墓。

    苏沐橙俯身,在苏沐秋的墓前放了一束花。

    “这是我的哥哥。”她撩了撩被风吹散的头发,转头轻声道。

    莫凡站在她的身后,神色敛了敛,突然弯下腰对着坟深深地鞠了一躬。

    “……他在感谢哥哥。”

    苏沐橙说。叶修站在一旁,正看向她,记忆里那个吵着要玩游戏,搬着板凳为账号卡取名字的小女孩,转眼就这么大。

    都要嫁人了啊。

    他掏出烟,又想起身在何方,只能自嘲地无奈笑笑。

    沐秋,你看,我们都在长大,老去,你怎么还是那个,十八岁的少年呢。

 

14.

    “云秀云秀,在H市?”

    “是啊……怎么了。”

    “明天下午一起去机场接小戴吗?两年没见到她啦。”

    ——飞机的轰鸣人群的嘈杂犹在身后,戴妍琦走下飞机,正是日光倾城。

    她仿佛踏入一潭深水,周遭一切与她无关,鞋跟敲击着地面,有节奏地轻响。远远地看到沐沐和云秀在向她挥手,突然想到其实一切都没有改变,恍若两年前,曾经的人和曾经的风景。

    那他呢,此时也在某个角落,按部就班地过着轨道式的生活吗?

    楚云秀早已执起了她的手,以感叹的口吻:“两年不见,终于知道回家啦。”

    “想你们啊,”戴妍琦俏皮地笑了笑,一句“他没来吗”差点脱口而出,最终也是作罢。

    “我们也是。”苏沐橙伸手抱住了她,“……呐小戴,没有了他的日子,有过的比以前好吗?”

    戴妍琦垂下眼帘,巨大的飞机在她们身后,隔着玻璃起飞,阴影下,她的脸色有些苍白。

    “是啊……已经过去了。”

    她下意识地拉了拉挎包。

    声音有一丝哽咽。

 

15.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喜欢一个人了?”

    “发现没有他的日子,比以前更好过。”



评论(18)
热度(115)

© 白斩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