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斩溯

喻黄喻黄,每天就知道喻黄!

【东方】人生八苦

东方project·人生八苦


#生#

495年的无人理解,495年的孤独,495年的波纹。

黑暗到发霉的地下室里,小小的吸血鬼蜷起了身子,从发梢到翅尖都在颤抖。

“芙兰的出生……大概就是个错误吧?”

 


#老#

已经重伤的妖怪耀武扬威地看了面前的巫女一眼,转身消失在森林里不见了身影。

灵梦的手无力地垂下,什么“最强的巫女”“幻想乡的领导者”……

——她不过是一个人类,一旦老去便年华难再。

 


#病#

无论杀掉多少次都能恢复,连剧烈的疼痛都习惯到了麻木,然后看着所爱之人一个个死去。

妹红厌恶地看了自己一眼,什么“不老不死”啊……根本就是一种,无法治愈的病罢了。

 


#死#

幽幽子俯下身,在坟前缄默地放了一束花。

一旁尚还年幼的女孩抱着和人一般高的长剑,肩膀耸动,咬着牙压抑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幽幽子抚摸着微微颤抖的花瓣,她的声音柔和而渺远。

“……谢谢你,妖忌。”

 


#求不得#

魔法之森又进入了湿季。

洋馆的每一处都整整齐齐地排列着人偶,然而会呼吸的生物却只有爱丽丝一个。

化作魔法使使她求得了魔力求得了永生,却再也求不得和人类在一起的日子。

 


#怨长久#

一千四百年。

这只疯狂的不死鸟找自己复仇了整整一千四百年。

辉夜突然觉得很不解,是不是无论多小的嫌隙,套上了永远的枷锁,就会这样日复一日且毫无边际。

 


#爱别离#

紫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而面容熟悉的少女露出了羞涩的笑容:“初次见面……你好。”她粉色的裙摆在风中飘摇。

原来她没有回来,那个埋葬在樱花树下,将自己毫不留情抹杀的亡灵。

 


#放不下#

蕾米莉亚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咲夜,皱了皱眉:“……不要再操纵时间了,咲夜。你在加速你的死亡你知道吗?”

“没事,”女仆微笑着收起小刀,声音却是掩不住的虚弱,“……我还可以陪大小姐很多很多年。”

 



评论(9)
热度(105)

© 白斩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