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斩溯

喻黄喻黄,每天就知道喻黄!

【全职】他在游戏中复活了我那么多次,我却无法在现实中复活他一回

-可以看做友情向,当然也可以当伞修看。只是一种平静缅怀的心情嘛……
-“不诉离伤,只因曾陪君醉笑三千场”,大概这种感觉。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叶先生家。

在此之前 我一直很想做一个访谈,关于叶修从前,还未成为职业选手时的故事。他退役之后不再神出鬼没,接受采访也频繁了起来。
我想是时候了。 酝酿了很久才有些忐忑地联系了他,而他出乎意料很爽快地便答应了下来。

于约定的时间敲开了门,叶修那张曾在荧幕上出现的脸真实出现在我面前。——只是成熟了许多,看上去也稳重了不少,不再带有青年人特有的意气风发。
“你就是那个想知道我少年时经历的记者?”
我点点头,其实大致的经历——离家出走,被陶轩看中加入战队——早已众人皆知,我更想发掘的是一些细节的内容。 因为面对他时,我总是有一种莫名的直觉,有一股信念自他身上散发着,所谓荣耀于他,似乎不只是一个游戏那么简单的东西。
叶修掐灭烟叹了声气,和我面对面坐下。许久没出门的宅男摸了摸满是胡渣的下巴,这让他看起来有些不修边幅。
“怎么接触荣耀的?这个问题嘛……唔,说来话长,那还要拜一个人所赐……”
“嗯?是叶先生的朋友介绍您去玩荣耀的吗。”

就在那一天我第一次听到了苏沐秋的名字。叶修他曾经最好的朋友,一个对荣耀同样满腔热血与期待的少年。
我匆匆记下这个名字,在那一页最显眼的地方。笔触随意,最后一捺微微扬起有些潇洒。我不知道他是谁,却隐隐能感到他在这个故事中的重要性,和叶修人生中所占的分量。
“抱歉打断,是否可以问一下,这位苏沐秋和苏沐橙的关系……?”
“是她的哥哥。”叶修似乎知道我会提出这个问题。毕竟他们的名字实在太像,常人都能看出他们沾亲带故的关系。
“他是一个游戏疯子,天才,可惜英年早逝。”叶修继续说了下去,最后一句让我微微怔住。他摇了摇头仿佛在叹息着什么,“他从荣耀宣传开始就十分关注这个游戏,开服之后更是整日整夜泡在电脑边。”
“那……他的技术想必也非常高超?”
“可以说是顶尖的吧,但他的才能不仅限于技术,”叶修微微直了直身子,表情也严肃了起来,“比起竞技他更喜欢钻研装备一类,像一个游戏的全盘掌握者,孜孜不倦探索着游戏中每一处微小的细节、bug……而且毫不夸张地说,他可能是国内首个在自制武器方面取得那么大成就的人。”
“自制武器……”记录之间我突然想起了什么,略不确定地望向他,“您出道时一叶之秋的银武却邪就是自制武器……是出自他之手?!”
叶修有些得意地笑笑,有些狡黠,他的手又不安分地抬了起来,指缝间夹着不知何时燃起的烟:“他的杰作可不只是却邪,还有一件。”
“……千机伞!”我脱口而出,随后便被这个真相所震住——这两件曾叱咤风云银武究竟出自谁之手,这个问题在网上一直被许许多多荣耀粉关心。而时至今日,制造者的名字终于浮出水面,原来荣耀教科书的背后,竟然有这样一号被埋没那么久的功臣。
叶修点了点头,他的眼神有些欣喜。我一时不知如何解读,但他一定不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惊呼,因为千机伞刚出现便震惊了整个荣耀届,成为街头巷尾众人议论纷纷的话题。
但我从未见过他露出那样的表情,细看甚至还有分欣慰。
想来也是,已亡友人的杰作重出江湖占尽威风,他一定很高兴吧。

我怔怔听着,好几次几乎忘了记录。他说着千机伞如何一次次升级又如何被一次升级废去了用武之地,说着苏沐秋曾经说过的话,从头再来……谈起这些时叶修少了许多嘲讽和随意。无论如何这都是个略带沉重的话题,像他这样立足某一领域的顶尖人物,缅怀起一个人来也如普通人一般口吻平淡,带着些许怀旧与想念。
苏沐秋的形象渐渐具体起来,叶修讲的很详细,一个素未谋面的形象就这样在我面前一点一点丰富。他有所有少年身上的血气方刚爱玩成性,喜欢和朋友打闹嘲讽,有对游戏的痴迷与天赋,他骨子里却坚定沉稳,也许还是个机会主义者……
我却远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只要一想起这样一个优秀的少年早已永远离开,内心就忍不住叹息,甚至有些抽痛。

“……兴欣夺冠那年我去看他,我跟他说,沐秋你小子真是好运,交了这么个朋友,拿着你十年前的号去冠军台上走了遭,是不是觉得自己幸福得要活过来了?呵,你是不知道我费了多大劲搞来材料,重回网游刷记录帮工会打工……像不像你以前干的事?得了得了不那么酸了,千机伞我当然会好好保管,毕竟啊……”
他突然沉默了下来,并且再也没有补完这句未尽的话。
——毕竟那是你留下来唯一一件且还属于我的东西。
亦或是其他,没有人知晓。

叶修仍在不停地抽烟,而且燃烧的速度越来越快。我微微咳嗽了声,他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掐了烟。
“抱歉,”抽的太多或是讲了很久,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有些走神。”
我的笔记本写到了最后一行,笔尖在颤抖。而叶修似乎也打算结束这个故事。
“……那时我们一起在网游疯,研究副本打法,有时到兴头上了也不管自己还有多少血多少蓝,就往人群堆里扎,一定要闹个天翻地覆才尽兴。” 他的目光直视前方,语调平静,也许是时间积淀,也许是他的内心确实比常人强大。然而于我听来,却感觉在最深层的地方,有什么悲伤的情绪被压抑。
为这位拉他入荣耀,与他曾形影不离的苏沐秋。
一生得一知己如此,足矣。

——“挺可惜的,他在游戏里复活了我这么多次,我啊,却不能在现实中复活他一回。”
评论(8)
热度(203)

© 白斩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