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斩溯

喻黄喻黄,每天就知道喻黄!

【喻黄/索夜】报告老师今天索克萨尔的画风似乎不太对。

-听说账号卡的性格会和使用者越来越像。

-那么刚刚上位【……】的喻文州接过了老魏的索克萨尔……总觉得细思恐极不敢再想。

-本文就是这么个有病的故事…………(有私设



    坐在山头看风景的夜雨声烦扭头,看到了索克萨尔那张熟悉的脸。

    那张几乎埋藏在黑色长袍下,努力将自己隐入黑暗中的脸,几缕银发飘起,他表情冷峻,红玛瑙般的眼神闪着冷光,让人无法靠近,无法接触。银色的花纹在长袍边缘缠绕游走,嵌着幽蓝宝石的法杖被紧紧握在手中,仿佛下一秒就会施展出什么令人惊叹的法术。

    夜雨声烦:……

    他不知从哪里吐槽,为什么这个人长得那么正经那么霸道总裁仿佛分分钟就会有妹子投怀送抱?为什么帅气值max的脸下是一颗猥琐得快要烂的心?虽然说人不可貌相还是觉得理解不能啊好悲伤……

    这个时候索克萨尔已经伸出手,索克萨尔上前一步,索克萨尔搂住了夜雨声烦的腰……!

    夜雨声烦一个上挑脱离了索克萨尔的控制。

    他一脸警惕:“你做什么?你又想干啥?我告诉你这里虽然隐蔽性好但是不是给你用来打野战的你要知点廉耻啊,每天都玩这一套你……”

    索克萨尔收回手,他收敛了神色抬头迷惑地望了一眼:“夜雨。”

    夜雨声烦:“…………啊?!”

 

    狼吞虎咽吃着泡面的黄少天抬头无意瞥了眼屏幕,惊得叉子差点掉进汤里:“窝巢我刚刚不是把夜雨声烦放在山头上看风景吗他怎么自己走下来了?!”

    在一旁整理橱柜的喻文州闻言走了过来:“大概是少天碰到鼠标了吧……你看,吃得那么不仔细,汤汁都溅到键盘上了。”

    “哦哦哦,”黄少天低头一看,注意力瞬间转移,跳起来抽了几张餐巾纸,边擦还不忘边和喻文州扯两句,“文州你说为什么要出道了就得搬宿舍,说真的我还真挺不想住单人间。住一起的话两个人晚上还能磨合磨合是不是?不知道俱乐部怎么想的唉……”

    喻文州叹了口气:“我也不想和少天分开,但是俱乐部也是为了选手住得舒服考虑……”他停了停手上的动作,“以及,少天,你刚刚说晚上可以磨合磨……?”

    “啊呸呸呸窝巢!”黄少天手一抖差点打翻整碗面,“我说的是可以拿账号卡磨合战术!不是!那个磨合!……喻文州你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啊?!”

    喻文州走过来顺手摸了把黄少天的头:“想你。”

    黄少天:……

    一击必杀。

 

    屏幕里的夜雨声烦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颤抖着指了指喻文州:“他他他他是谁?!等等,你这是换了主人?”

    索克萨尔:“……你连你主人嫁出去了都不知道吗。”

    夜雨声烦啪一声把冰雨摔在了地上,想了想太浪费,又捡了起来:“知道个鬼啊!我每天忙着为民除害打一叶之秋哪有那么闲!闲得去看少女电视剧虐狗!咦,这么说,等等,那个老猥琐不再是你的主人了所以你今天画风才变得这么正常啊……”

    索克萨尔靠着夜雨声烦坐了下来,他很感兴趣地开口:“我以前……是怎么样的?”

    夜雨声烦大惊:“不是吧还带失忆buff?!”话虽如此他还是很认真地开始回忆,“嗯……第一次见面,你温和地对我伸出手……然后放了个操纵术,把我的裤子脱了下来。”

    索克萨尔:“我……”

    夜雨声烦:“……第二次见面你向我道歉,我相信并原谅了你。然后你放了个束缚术,把我挂在了树上,一边喊着哈哈哈哈boss是我们的了一边狂奔而去。”

    索克萨尔:“那个…………”

    夜雨声烦越说越悲愤:“第三次,愚人节,我和人撕完逼残血,远远看到你,我刚打算走掉你放了个死亡之门!”

    索克萨尔:“是吗………………”

    夜雨声烦站了起来:“这不是重点!在我被拖进门里挣扎着看自己血量即将清零的那一秒,你停止了技能,然后对我说!刺激吧小伙子人生处处有惊喜哈哈哈!然后一溜烟跑了!!”

    索克萨尔:“…………………………”

    夜雨声烦:“你说你要不要脸?窝巢我真是越想越气,我主人怎么就还答应你来蓝雨了?从此我天天过着惨绝人寰的生活都找不到人倾诉!”

    索克萨尔垂下眼帘,看起来有点受伤:“对不起。”

    夜雨声烦沉默半晌,看着对方的神情似乎也有点不好意思:“啊我话也说得太重了啦其实后来都习惯了……呸呸呸习惯个毛线。总之我觉得现在这个你挺好的,看起来就比原来好多了。”

    索克萨尔一愣:“真的?”

    夜雨声烦点点头:“是啊,我看你那个新主人,特别面善对我主人也温和,我就勉为其难夸夸你好了……现在这样的你还真的蛮不错的。”

    他看到面前的术士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这让他一时有些不知所措,看惯了冷漠的样子和哈哈哈的猥琐笑,却从来不知道他正正经经笑起来那么好看。索克萨尔抚了抚长袍:“确实我的记忆和性格好像变了很多。但是有一个设定,我确定它没有变化。”

    夜雨声烦一愣:“什么?”

 

    黄少天将吃剩的面扔进垃圾桶,伸了个懒腰:“哇整完了?文州没看出来嘛在这方面你手还挺快的。”

    喻文州冷静地绕过了嘲讽:“好了,今晚我就搬到新的宿舍去住了。时间也不早,少天早点睡吧。”

    黄少天站在门口朝他挥手:“行,我再玩会儿就睡,文州你有事喊我啊本人随叫随到!包您满意!”

    喻文州被他的表情逗笑了,过了几秒才认真地回应:“好,晚安。”

 

    夜雨声烦怔怔地看着比自己高一个头的索克萨尔。他一直觉得索克萨尔的红眸像在酝酿什么诡计,这一刻看起来却意外地觉得十分温暖,就好像真正的红宝石,在阳光下流转着夺目的光彩。

    索克萨尔开口,他的语气柔和了不少:“我想,我一直很喜欢你。”

    夜雨声烦:?!!!

    他没有给夜雨声烦思考的时间,接了下去:“我隐隐可以感受到,以前我那么做是喜欢夜雨,所以总是想……呃调戏你,觉得逗你很好玩。但是,现在的我比较倾向于直接说出来。”

    他看了眼傻在原地的剑客:“……是不是太突然了?抱歉,脑子一热就全都说出来了。不过这次我可没有逗你……”

    “我……我知道,”被打了一连串直球的夜雨声烦结结巴巴地回答,“但、但是我没有想到……那个……啊……”

    索克萨尔紧张地等着回应:“怎么不说话了……?”

    “我觉得……”阳光仿佛透过了铠甲照在他的身上,夜雨声烦感到浑身都起了薄薄的汗,他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犹豫了很久才开口,“我觉得……如果是这样的你……很好……”

    索克萨尔有点失望地松开紧握法杖的手:“被发卡了,这样啊……”

    夜雨声烦闻言大惊,抬头脱口而出:“等等等等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可以试试和你!……和你在一起……”

 

    黄少天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地准备关电脑,却发现桌上放着张有些异常的账号卡,拿起来细看吃了一惊:“窝巢也太粗心了,居然把索克萨尔的账号卡落下了……啧啧啧,待会儿见到文州可得好好说他一顿,平时都是他管我这回终于轮到我了嘿嘿嘿。”

    黄少天嘀嘀咕咕出了门,走廊的另一头就是喻文州的宿舍。门虚掩着,黄少天敲了敲便干脆地长驱直入:“文州我进来啦你看你是不是傻居然把账号卡落在了我那里……咦文州你怎么还没睡?你坐着干嘛?”

    喻文州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崭新的桌子,露出了玩味的笑容:“等你。”

 

    夜雨声烦很快恢复了从前大大咧咧的样子,他瞅了眼索克萨尔诶嘿地傻笑出声:“我倒是真没想到你那么干脆,好啦好啦我也是脱团狗能去那群单身狗面前秀了嘿嘿嘿。……咦索克你伸手干什么?”

    术士在阳光下的笑容格外晃眼,他说:“来,抱紧我。”

    虽然异样于这句话别样的肉麻,夜雨声烦还是照做了。当两人身体紧贴的那一刹那,突然有什么熟悉的触感缠上了他的腰部。

    夜雨声烦:“?!!!马勒戈壁束缚术窝巢老变态你干什么!!!”

    索克萨尔俯身凑近了他的耳边,很轻很轻地愉悦回答道:“做脱团狗该做的事情呀。”

    夜雨声烦觉得微笑着做出这种事的索克萨尔,妈的比之前可怕了一万倍。



END。

p。s:夜雨声烦同学最后身体力行地得出了一个惨痛的结论:换了主人的索克萨尔,根本只是从流氓,变成了斯文流氓而已……

评论(19)
热度(544)

© 白斩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