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斩溯

喻黄喻黄,每天就知道喻黄!

【索夜】入殓师

-清明摸个短篇。




    我坐在石质的简陋墓碑旁,眼神茫然。风像刀子一样割得每一寸裸露皮肤生疼,我一动不动,仿佛快化成了一座冰雕。

    他站在我旁边,眼神同样不带颜色,却更冰冷生硬。但我确信他是个好人,从我蹲在来哭泣伊始,他就默默掀起宽厚的袍子为我遮挡了一部分风雪,也许只是因为他见惯了生离死别才如此默然。

    伤感够了,我擦擦几乎冻住的眼泪,回头打量他:“你是这里的守墓者?”

    我想我一定很丢脸——衣着凌乱,头发上沾满了雪花,眼睛红得像只兔子,脸也花得一塌糊涂。我努力压抑我的声调不颤抖,企图做出冷静的样子。

    但他似乎毫不在意我的努力,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欲言又止。收起长袍,他意外地好说话,不想村里人描述的那样与世隔绝——外界对他的议论一直关于他很久很久之前就在这里,久到超出了所有人的记忆。

    他说自己守着这片墓地许多年了,不过他更喜欢称自己为入殓师。“每年有太多太多人来这里了,”他回头望向风雪中那一片模糊的墓碑,喃喃道,“他们的亲人往往在一开始会来拜访,但是逐渐来的次数便越来越少,最后留下孤独的灵魂被束缚在这里……你大概感受不到,可是我可以,我听得见风中哭泣的声音,很微弱很低沉,带着撼动人心的不可思议的力量。”

    我揉了揉被泪水模糊的眼睛,这个守墓人的衣着引人注目,他的项链用金色的细链缀着,幽蓝的宝石中包裹着奇异的暗灰色,看起来那么格格不入,却又真实地融为一体。还有那件黑袍,我总觉得这样的款式在哪里见过,特别是衣缘上的银色花纹分外眼熟。我敲敲脑袋叹口气,直截了当地问了出来:“你以前是做什么的呢?看起来你似乎挺厉害的。”

    他神色微妙地看了我一眼,很耐心地回答了我:“多以前?我来这里之前?往东看,跨过大海的那片大陆你应该不陌生。没错,荣耀大陆,我曾经是那里的一员。”

    我恍然,村中经常有奇奇怪怪的人造访,其中有些人的衣服上就有一样的花纹。可是我还是无法联想,为何荣耀大陆的人会甘心到这样偏僻的地方,度过余生。

    “我在那里生活了很多年,”他叹了口气,“那是段令人怀念的岁月,却也是我不愿意回忆的时光……换个话题,你几乎天天都来这里,这很罕见,告诉我,那里埋葬的是你的什么人?”

    我深吸一口气,嗓子却灌得冰冷:“我养父……他对我很好。”

    他没有再应声,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那一刹那他的眼神闪烁了一下,然后可疑地转过了身。

    我无法断定他是不是在怀念一个人。

 

    在小孩转身离去,走出很远很远之后。索克萨尔才微微活动了下手指,他一步一步走得很缓,几乎没有留下脚印地来到了一个隐蔽的墓碑前,坐了下来拂去碑上的积雪。冰冷的雪簇簇地落下,散乱地掉落在他的靴子上。

    他低头,亲吻着那条项链,久久没有说话。

    天地昏暗,风雪更甚,呼啸中远处的光景一片混沌,仿佛一切都在把他和墓碑包围起来,与外界隔绝开去。

    “我听说按东方的习俗,今天是祭奠已逝之人的日子,”他把手按在墓碑上,一边一边抚摩着夜雨声烦这几个字,“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区别吧……已经陪了你这么多年。”

    也许是今天的交谈勾起了他对过去的怀念。然而,距离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在荣耀大陆相遇,真的已经过去了许多许多年,久到足以让那些歌颂剑与诅咒的歌谣销声匿迹。

    在这段看起来孤独得令人发疯的守墓岁月,幸福的日子他不是没有咀嚼,但是每每想起后来的变故,他又是一阵无法遏制,痛彻心扉的寒冷。

    “我也老了,哪儿也不想去。”索克萨尔闭起眼睛,似乎在逃避,他的脸上显出显而易见的痛苦神色,“那时候你躺在我怀里,满身是血气息微弱,你对我说,要把自己埋葬在家乡——你说这句话的语调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真的。我决定跟着你来了,一跟跟了这么多年……大概再也不会回荣耀大陆了,那里太冷漠,那里没有你的气息。况且,夜雨声烦一旦逝去,世上也不会再有什么索克萨尔了。”

    他的语气渐渐释然:“做一个无人知晓的入殓师,以此天天在注视着你,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生活方式了。”

    “夜雨……我永远无法忘记,第一次见到你你的时候,你的眼神比刚才的那孩子还要亮。”他开口,却自己也茫然于这话说给谁听,“那时候你还那么小……和刚才那个孩子差不多大吧?我好心去拉你,你以为我要伤害你,居然用剑刺我,还弄坏了我的袖子……对,你一定记得,后来我经常拿这个画面取笑你。熟了之后我才发现,你就是有这种能力,化作一道光照亮别人的内心。哪怕长眠之后,这种魔力也一直萦绕无法散去……有时候我真怀疑你是不是一个隐藏极好的术士。”

    “算了,开玩笑……”他再次低头,将项链上那颗奇异的宝石托在手中,触感依然十分冰冷,却比雪花更温和润泽。

    “现在,你一直与我同在。”他重复了一遍,“一直……从前,现在,到将来。”


    将你安葬在离我心口最近的位置。

 


END。

 

 

 


关于那条项链,宝石中加入了夜雨声烦的骨灰,让索克萨尔能时时刻刻缅怀爱人。
评论(6)
热度(95)

© 白斩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