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斩溯

喻黄喻黄,每天就知道喻黄!

【全职】停电(兴欣日常,夏天的味道

-摸鱼混产出w。




停电



    太阳在北回归线上空打了个转,夏天终于算是拉开了序幕。今年俱乐部都放假得早,兴欣也不例外。一群人散之前吵吵嚷嚷又聚了一次,把叶修和魏琛也喊了过来。近十来号人吃完饭窝在房间里打起了游戏,颇有些怀旧的味道。

    他们运气不错,上线没多久就接到公会传来boss刷新的消息,只不过蓝溪阁抢先了一步已经过去了,看情况喻文州和黄少天夏修没事都来了网游,不出意外是要被他们拿下了。众人摩拳擦掌就往报来的坐标赶去,刚出了城,还没来得喊几嗓子,屏幕忽的一黑,几乎是同时,屋外传来一阵尖利高亢的嘀声。

    “哎哟操?!”魏琛下意识就爆了粗口,离门最近的乔一帆伸手按了灯开关,没反应。

    “看来是停电了,”方锐露出个心有不甘的表情,起身伸了个懒腰,“可惜了好好一个boss……”唐柔有些不甘心地皱了皱眉,最终耸耸肩表示无奈,侧身跟苏沐橙聊天去了。

    “蓝溪阁是吧?得了就当哥送黄少天生日礼物了,我得发个短信恭喜他一下……”叶修顺手摸到了右手边一部手机,“哟莫凡的啊,不介意借用一下?”

    莫凡:“……………………”然后点了点头。

 

    陈果打了个电话,说是已经找人来修了,一时半会儿还好不了。既是停电,干脆玩起了手机游戏,一比对竟是罗辑手机里游戏最多,类型多样页数繁多,简直机玩年。手机在几个人手里轮来轮去,没多久就玩得发烫,一群职业选手,把别踩白块硬是刷出了天堑般的记录。

    停电最糟糕的便是空调也停止了运作,渐渐热气便渗进了屋里。陈果开了窗通风,无视后边一群人提着领子喊热热热脱脱脱,蝉鸣近在咫尺显得更加聒噪。陈果扭头看到站在窗边的叶修,她神情严肃:“叶修,其实我一直有件事,想不通。”

    “?”

    “当初从B市跑到H市,你到底是怎么忍下来的?”

 

    苏沐橙跟唐柔从冰箱里抱出一捧棒冰,说分了吧再不吃得化了。方锐眼疾手快抢来,特意把仅有的两支粉红草莓味留给了叶修和魏琛,自己在一旁红红火火地怪笑。安文逸去洗了把脸,回来已经没了,叶修便顺手把自己的给了他,然后愉悦地围观后知后觉发现忘了给自己拿棒冰的方锐,追着魏琛满屋子乱跑——为了草莓味。

    日光终是收敛了几分,叶修偏头随意一瞥,这座城市的一隅便更加清晰地倾泻在眼前,连带着他在大街小巷间沉淀的记忆,一同发酵股股涌来。彼时他还没长出胡渣,也没有一身荣誉,像一个最普通的少年在这座陌生城市里行走着,看着相似的十字路口和川流不息的人群,想不起来时的路,有些茫然,却又被太阳晒得发蒙。忽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头一看终于是一张熟悉的脸。那人提了提手中的冰棍袋子,冰凉的水珠顺着手臂滑下来:“就知道你又迷路,傻了吧,回头回头,穿过你后面那个巷子不就是了嘛……哦对了,刚才你不在的时候,一叶之秋的腰带我给扒了……”

    ……十几年来这个世界变得太多,往大了说温室效应全球变暖,臭氧层的空洞似乎又大了许多,而他走上了神坛又坠落云端,最终出其不意地杀回。兜兜转转间,曾经陌生的地方已经成了自己的第二个家。他迎来终点,又回到起点。刚好十年。

    只是在他身边的人逐渐凝聚起来,有的人走了便永远不再回来,有的人机缘巧合下一辈子和他相伴。有的是遗憾,便拿了满足来填补空缺。

 

    苏沐橙进了屋,看到发呆的叶修有些稀罕,还是拍了拍他的肩:“果果说再这么等下去得热死,干脆去网吧得了,有空调还能打游戏,很近,步行过去就是。哦对了,当然得走后门。”

    她不自知地微笑起来,叶修出门去看,一群人已经整装待发,包子单脚站着穿鞋,听到声响朝这边看来,脱口而出便是老大。还有些损友则是一贯调侃的语气:“还行不行啊老叶,退役了怎么变那么慢了,就等你了啊走走走!”

    叶修嘴上懒散地应了几声,他朝他们走去,就好像曾经在赛场上一样,只是身后没有震耳欲聋的欢呼,没有漫天的礼花和闪光灯,也不再有压力和逼迫。他们都在,没有人缺席和离开。

    他们有共同的名字叫兴欣,这是多少年也无法抹杀的印记。他们是一个队伍,是永远凝聚在一起的队员。



end。




评论(1)
热度(109)

© 白斩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