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斩溯

喻黄喻黄,每天就知道喻黄!

【伞修】大梦初醒




他说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时光苟延残喘,无可奈何。

一.
我睁开眼睛,世界一片光明,耳中先是有了些声音,渐渐地由远及近,变得嘈杂。 依稀看见远处的风景很美,青山勾勒出轮廓,碧水倒映,孤岛悬浮。我忍不住移步向前,只是此时身边挤满了人,挣扎着企图散开却无果,于是大家只能这么站着,骂骂咧咧地讲话。我想我如果有汗腺,早就大汗淋漓了。

可惜我没有。

我往自己头顶瞥了眼,一叶之秋,我的名字。旁边有个从开始便与我形影不离的人,叫秋木苏,我想他大概是我的朋友,因为好友列表第一个便是他的名字,而前方的另一个世界里,两个少年正屏息凝神,专注地看着我们。

我们刚刚被创造出来,在一个崭新的游戏里,是一个小女孩给了我们名字。

初来乍到,说没有忐忑那是不可能,我拍了拍初始的破烂装备,不经意转头望了秋木苏一眼,刚好对上他也看我——然后我们一起眼睁睁看着他被扒了个精光开始裸奔,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二.
我一直觉得友谊是种特别纯粹的东西,比如今天秋木苏扒了我的腰带拿去研究,我晚上就会花他的金币去酒馆里饮上几口。比如我的主人叶修今天pk赢了他的主人苏沐秋,苏沐秋晚上煮饺子的时候就会故意不给叶修倒醋。

荣耀开服已有一段时间,“我很强”这样的的名声已经渐渐传开,并且这也是这是整个荣耀大陆公认的事,因此我们在路上走着时不时就会遇到约架,这时秋木苏就会自觉退到路边去,等我过个几十秒完事了,再接着走。

我清晰记得那一次碰到大漠孤烟,也是个与我不相上下的高手,很是一番折腾才完事。最后我也红了血,是秋木苏及时出手打断了所有图谋不轨者的偷袭,然后我们才安然脱身,还结识了一位名叫气冲云水的朋友。 秋木苏边走边向我炫耀着,顺便感叹了一句你居然会承认他和你不相上下。

我说:“那是,我又不像我主人那么嘴欠。”

他听完笑了一阵,然而挑衅似的我朝我抱怨:“今天又浪费好几分钟,去jjc能攒多少积分啊!真是虚度人生啊下回记得快点。”

我嗤笑一声说,你怎么还有人生了,来,哥现在就把你送回复活点赐你新生……


三.
计划不如变化快,我开始怀疑友谊的纯洁性是在某个深夜,那天主人特别早就离开了电脑屏幕。秋木苏去喝酒了,我蹲在原地百无聊赖,一抬头一瞥差点惊掉却邪。

我看到一直分床睡的两人滚到了一张床上,苏沐秋整个人都压在叶修上,先还窸窸窣窣说着话,后来动作与声音愈发诡异。夏日的夜晚虽比白日凉快,温度却也不低,他们很快出了一身汗,然后躺下来喘气,看着对方笑。

眼神中是我从未见过的一种光芒。

等秋木苏喝得大醉回来我向他描述了这一幕,他酒一下子醒了大半,懊悔得捶胸顿足,怎么去喝酒了就应该留下来看好戏……

他沮丧地在原地走了好几圈,才好像想起了什么般停下,一脸八卦朝向我:“哎哎你看到他们是谁在上面啊。”

我毫不犹豫当机立断地回答:“叶修。”

自己萌的cp,官方发玻璃渣也得跪着咽下去。


四.
后来我俩没再看到苏沐秋和叶修滚床单,倒是又多了几个朋友,君莫笑和沐雨橙风,前者的自制武器甚是炫酷,只可惜材料不足一直没怎么真正发挥实力。后者刚一出现秋木苏眼神就亮了。

我不耐烦地看他一眼:“你瞅啥瞅,又不是你妹子。”

他闪闪发光地看我:“瞅她咋地,她原型一看就是沐橙啊,我是沐秋的号,所以她是我妹妹啊!”

我移开视线:“……我一点也不想和你滚床单。”

听秋木苏说,沐雨橙风是苏沐秋为了打职业比赛准备的号。我有些惊异,转念一想也对,卡随主人,这两人都是个妹控……那天我们围着沐雨橙风聊了很久,她才下线。

这下又只剩下了两个人。秋木苏在我身边坐下来,我们在一处荒野上,视野开阔,夜晚的星空甚是美丽。屏幕的那端,我们的主人已经睡下,隐约可听见此起彼伏的呼噜声。

我说:“是不是打比赛了我就不怎么回来抢boss刷副本了?”

“是啊。”秋木苏应了声,气氛有些沉闷,他又补充了句,“跟我妹妹好好处啊,你敢欺负她我揍死你。”

我骂他:“你是不是伤心过度脑子烧坏了,我跟她同队的好不好伤害免除。”

他不再回答,只是抬头看着夜空,到了天快亮时,才站起来跺跺脚,哎哟坐了一晚上累死我了我去走走啊……走出十步忽然又转身正色。

他说得很轻,我却听清了:“以后有空记得带沐雨来看看这里的风景。”

我翻白眼:“你自己带她来。”


四.
多年之后,我回忆起那时总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甚至恍若隔世。我隐隐想,那个时候秋木苏说的话,是不是在预示什么?后来又应验了什么?

我只知道那个再普通不过的下午,我带着几个人刷本,一边雷厉风行地打一边摇头叹气,秋木苏今天不在,这几人配合明显跟不太上有些脱节,啧出什么门买棒冰啊,有体温就是麻烦……

突然轰隆一声巨响,我惊愕地循声望去,不是副本里出了什么意外,是屏幕之外的世界。我的动作猛地一滞,差点摔倒在地,叶修停止了操作,椅子翻倒,下一秒他冲出房屋。

门也没有带上。

攻击打在身上很疼,一时血花飞溅,但我更关心到底是什么能使叶修扔下游戏离开。副本大乱,嚎叫和技能的声音传来,我却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看着自己血条飞速下滑。

在视野全黑前的一瞬间,我瞥见了屏幕外,平时放好的电话此时掉在地上,指示灯一闪一闪地跳动。很明显,叶修是在接了个电话后不顾一切地离开了。

我的心里突然涌出无数的可能性和一种不好的预感。



五.
其实我一直以为,从那之后,我再也见不到秋木苏了。

事实是我沉睡了很久很久,一辈子都没那么休息过。等我再一次被唤醒的时候,面前是秋木苏放大的脸。 叶修在另一边怔怔看着,几天不见他好像瘦削了些,胡茬也长了出来,眼边罕见地爬起了黑眼圈——他以往就算是通宵也不会如此憔悴。他很慢很慢地抽着烟,一言不发,也不操作,除了游戏的bgm,我什么也听不到。

最后还是秋木苏开了口。

“我得走了。”他说。

“……苏沐秋?”

“你得一个人走上那个舞台去面对全荣耀的高手了。”

“你是来告别的。”

“是,”他转了转手里的双枪,动作娴熟,我想的却是以后大概再也看不到这样的神枪手了,“我要去陪我的主人了,免得他在另一个世界没了伴,连游戏也打不了。”

“那我们是没有再见面的机会了?”显然没有。

“怕什么,”他满不在乎地笑笑,“你肯定忘不掉我,你好友列表第一个还是我呢哈哈哈你一辈子别想摆脱我。”

秋木苏笑得似乎洒脱而无所顾忌,配上荒野的背景却听出几分悲壮的味道。不再说话,我的嗓子好像被什么卡住了般,说不出话,我们就这么对视着,或坐或走。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时间到了我得走了,”过了两个小时,他瞥见叶修终于有了动静,伸手去拔卡,于是朝我挥了挥手,“别忘了我那天和你说的话啊!”

不复返。

我向前走了几步,像是怕他要消失想要抓住他:“我记得,星空。”

他笑得更加释然,然后意料之内,却又毫无防备地消失在了我的面前。我抓住的衣角滑落,连一片碎屑都没有留下,干干净净。

只此一瞬,却是永远。

我突然没来由地有点信了他对我说的,账号卡也是有生命的,也不我们并不是有血有肉,可是我们也会“死亡”,不能复活的那种。并且,这是我第一次那么深刻而真切地体会死亡的意味,猝不及防,痛彻心扉。

周围的人物来来去去轮换了好几遭,游戏的风景就像设定的那样从白昼转换成黑夜。对于系统来说,那不过是一个人的下线,然而我知道,一位天才陨落了,而我从此便失去了最好、最强的伙伴。我有点累,找了根倒下的枯树干靠着,目光又不自觉向上移去。

仍是曾经的荒野,只是两个人的位置,现在只有一个身影倚靠着。

这里的夜空深得想让人沉溺其中,繁星是眼睛,闪烁着窃窃私语的光芒。

这里时间过得飞快,我老了两个小时,他演完了一生。


六.
后来的故事不再赘述,十年快得像是一夜。只是每每梦醒,都不会有一个人还在。

我在赛场上遇到君莫笑已是后话,比赛打得如火如荼,而我们每一次擦身都在私下对话,却邪和千机伞相撞,擦出摄人心魄的火花。十年前谁也不曾想到,那个少年创造出来的两样天才之物,竟会以这样的方式交锋。

“看到你我就知道他还没有忘记,”我低声说,“那样我就放心了。”

“他没有一刻忘记,”君莫笑答道,“他也许不怎么表达悲伤,但却一直在很用心地思念,用自己特殊的方式。”

“是,”我说,“他如果能看到,一定也会认同并且感到欣慰的。”

我说的最后一个“他”,是秋木苏。

都是老朋友了,毋需多言,一个眼神便足矣。



岁月车轮无情地碾压过一切,青石板路,鹅卵细石。我再一次向曾经的主人看去,他早已褪去年少的青涩,懒散的眼神底下,却仍依稀可见十年前的执着与坚毅,好像时光不过是大梦一场罢了。

因为流光的书页翻得再快,也一定有什么不曾改变的东西留在了原地。我俯下身,将它拾起。

就像叶修无法忘记苏沐秋,而我至今仍常去那片星空下徘徊——我想死去的人只不过是以另一种方式存在,只要他们住在我们心里,死亡就不是分离。



end。


评论(9)
热度(133)

© 白斩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