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斩溯

喻黄喻黄,每天就知道喻黄!

【全职】始终(黄少天单人无cp向)



多年之后,当问起职业生涯中印象最深的时刻,黄少天一瞬想起的依然是那两个特殊的日子。

一为始。

那时他还是少年人的眉眼,噼噼啪啪按着键盘在网游里乱窜。他有着同龄人共有的傲气与冲劲,抢boss时文字泡跳动得比挥剑动作都快;他也有着与众不同的敏锐洞察力,这般天赋让他在这个广阔的荣耀世界里,独来独往地杀出了一条属于夜雨声烦的道路。

又一次与蓝溪阁正面撞上是在一个傍晚,几十个人出其不意地从小树林里跳出,搞了个包围圈把夜雨声烦包了粽子。黄少天骂骂咧咧地操纵,左突右冲却始终没能脱出,就在他血条飞速下降已经见红时,所有人突然停止了攻击。黄少天调整视角抬眼一看,那个老猥琐术士正站在自己面前,露出了意料之外略显慈爱的笑容。

然后一个束缚术把夜雨声烦吊到了树上。

黄少天一愣,扯开嗓子哇啦哇啦喊了起来,树下有个牧师走到术士身边,声音带着掩不住的笑意:“比想象中的还年轻是不是,现在这种好苗子可不好找,我劝你早点把他收了,别被别的战队挖走了。”

术士看似不耐烦地摆摆手:“我不就是为了这个来的……”他也不客套,开门见山便问:“小鬼,你又没有兴趣加入职业战队?”

黄少天:“老鬼你放我下来敢不敢正大光明和我比试一场!靠你叫我加入我就加入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嗯?……职业战队?!”

树下一群人围拥着他,抬头等待一个结局,黄少天有些发懵地松开鼠标,他托着头偶然瞥见窗外夕阳的样子,鲜艳地恍惚中与游戏世界重合,天边的晚霞如同沾了血一般疯了似地燃烧。

夜雨声烦愣愣地与术士对视,索克萨尔四个字在眼前来来回回晃动,谁也不会想到,未来的剑圣和第一术士,从这一刻开始便已经被牵引在了一起。

这一眼便望穿了十年并肩,时光线段从这里开始有了起点。

黄少天仍处于僵直状态,职业战队这几个字在他脑海中回荡,挥之不去。他想起与高手们周旋的惊心动魄,想起被追杀后反杀的快意恩仇,想起世界频道开嘴炮的酣畅淋漓,想起一次次他的身姿还未起步,剑光已逼仄至人眼前的自如……这是属于他肆意挥洒的战场,他怎能不心动?

一条天梯已在眼前伸展,少年的黄少天不知道自己能走得多远,是否可以达到最高处的云端。可是他想,总归是要踏上去的。

罕见地沉默了许久,黄少天到最后也只吐出了一个字,轻而坚定,带着少年人独有的朝气与希望,还有一丝稍纵即逝的成熟。

“好。”

机会主义的黄少天模糊地有些预感,这将会是他抓住的,最重要的一个机会。


岁月浮浮沉沉,赛场总是风云变幻。他有过折戟沉沙地铩羽而归,有过势如破竹地气贯长虹,他曾在走上冠军之位时放声欢呼,也曾看着前辈远去的身影泪流满面。

最后回忆起退役那一天,却觉得真实得像置身梦里。


那是终。


黄少天做起事来其实非常果断,那是他赛场风格的体现。当召开记者发布会宣布退役时,他甚至连行李也打包好了。

狭小的房间史无前例地挤满了人,然而全场肃静。黄少天的声音比往昔低了不少,却仍是很亮,清晰地在四壁间传来微微的回音。他一如既往话多而唠叨,可这一次没有人再打断他,甚至在黄少天停下之后,有小姑娘还鼓起勇气举手,希望他再多说几句。

他们每个人都有拿着录音笔痛苦筛选信息的日子,也都不约而同地嫌弃过黄少天的烦,可在这终点站,却发现自己是那么不舍,希望他再说一些,多说一些。

因为那是最后一次。

“还有什么好说的,”黄少天笑得洒脱,却让人看着难过,“夜雨声烦后继有人,我也老了怎么好意思赖着不走嘛,长江后浪推前浪是不是……呸呸呸后半句太不吉利了……”

卢瀚文在桌下拉了拉他的手,小声道:“黄少,发布会结束要去大门口吗,很多粉丝都聚在那里,快造成交通拥堵啦。”

黄少天没有拒绝,他觉得这大概是自己能给粉丝的最后一份礼物了。

通往大门的走廊笔直而静谧,出口处是透亮的光芒和隐隐的喧嚣,黄少天知道,那里有人在等他。

无数的粉丝统一地穿着蓝雨的应援服,没有人组织,他们却自发的聚在这里,远远地注视走来的剑圣。他们看不清脸,却确凿地觉得,那就是剑圣,他们的剑圣。

有些事明知无法扭转,却总是想尝试着将它改变,明知徒劳,所有人却依然喊着黄少别走,夹杂着哭腔。



只因为他们的青春里有一个共同的身影,那个身影挥舞着光剑疾如幽灵,那个身影如骑士守护蓝雨几番登顶,那个身影的眼神与笑容曾比太阳还要明亮……那是他和他们共有的回忆,一起的时光,那是一个属于剑圣的时代。



黄少天眨眨眼睛,糟糕,他无奈地想,鼻子有点酸。

人群涌动,他站在最前方,像一颗永不黯淡的启明星。黄少天只是那么静静地站着,扫视着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孔,他一言不发,后面已经有姑娘哭成了一团。

“别哭啊,”他咧开一个笑容,挥挥手,“走了,别太想我!”



最终留给人们的是一个永远无法忘怀的背影。


一路征程,有始有终。黄少天想,这开头和结局都不算坏,一抬头看见墙上夜雨声烦的巨幅海报,他吹了声口哨。



“嘿哥们儿,”他说,“跟了我十几年不容易啊,别忘了我你这名字还是我给的呢。”网游中的点点滴滴,闭上眼仍是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多年之后有人或许已经遗忘了这个时代,但时光不老,它在沉默中为他铭记,在这里,他曾经战斗,他从未妥协。剑锋所指寒光冽骨,利刃划破的长空之下胜者为王,他的名字,始终不朽。


end。

评论(8)
热度(177)

© 白斩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