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斩溯

喻黄喻黄,每天就知道喻黄!

【伞修】曾经

[哆啦A梦微笑]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年末了发点温馨的东西。


写这篇文的初衷,一些废话大家可以略过随便看看

       之前看了篇剖析伞修的文章,再加上认识一些伞修本命的朋友,其实对这个CP一直有挺多感触。很喜欢苏沐秋和叶修的经历与故事,不管是虐是甜。

    对我来说,伞修有两个点特别戳心:一是荣耀刚开服那会儿,两个高手暗着佩服对方、明着想要超越对方的这种矛盾心理,以及“苏沐秋和叶修参加的比赛无一不是横扫”的这种少年意气风发的情感;二是苏沐秋出意外后,叶修没有沉沦,而是用他留下来的东西,带着当初一起的梦想走上了荣耀之路,站在了苏沐秋本可以达到的高峰。“只要我们住在对方心里,死亡就不是分离”,这句台词特别好,特别适合。

       所以我一直觉得,翻来覆去写所谓的死亡梗根本没有意义,他们曾经拥有过那么美好的过去,值得我们追思和铭记。

       噢不小心说的有点多了……总之这篇文里蛮多对话细节都是我觉得伞修(包括和沐沐)之间会发生的,正经的原著向真难写啊……但愿没有太OOC,希望能表达出我对伞修的理解和爱,祝食用愉快><。

 



《曾经》

 

「……一切都是暂时的,转瞬即逝。而那逝去的,将变得多么可爱。」

 

    “你真的做到了。”

    休息室和发布会场地有一定距离,中间七拐八拐要通过一条挺长的走廊。叶修和苏沐橙都是走惯了的人,此刻对于在尽头迎接他们的相机和记者也没什么期待与焦灼,边走边聊了起来。

    听苏沐橙这么一问,叶修有些意外地嗯了声:“冠军吗?那是当然。”

    “不是啊。我是说十年前你的那句话。”苏沐橙眨了眨眼,提醒他,“你说过的吧,在看到君莫笑和千机伞的那个晚上,‘这个角色,一定能站在冠军的位置上!’——像这样。”

    “好像是,意思差不多。”叶修想掏根烟点上,却想起来打火机放在了休息室的桌上,拍拍口袋作罢,“不过有那么中二吗,你记性还真好。”

    “你们真的好像。”苏沐橙突然感慨。

    “怎么?”

    “没什么,”她伸出食指晃了晃,“不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时他和我们在一起的事,我记得特别牢。”

 

    那个“他”是谁不必赘述,如此亲密陪伴两人度过那段时光的只有苏沐秋了。苏沐橙那时还小,只觉得有两个哥哥陪着她,便过得特别幸福,孤儿的身份与贫穷都不曾留下什么创伤。而如今再回想起往事,才发现有些东西早已露出了端倪。

 

    苏沐秋开始编辑千机伞的那个夜晚,她就在一旁。屋里只有两个人,叶修输了下午的PK被罚出去买晚饭。苏沐橙搬了把小板凳凑过来,半懂不懂地盯了会儿屏幕:“又要造武器了?”

    “是啊,”苏沐秋熟练地点了几下鼠标,“趁叶修不在,搞个大新闻。”

    “很厉害的武器吗?”

    苏沐秋回答得十分干脆:“最厉害的。”

    “哦……”苏沐橙思考了一会儿,“这样哥哥PK就能赢过叶修哥了对吧。”

    正喝了口水的赢不过叶修的人:“咳咳咳……我靠这都谁教你的!我本来就能赢过他好不好……肯定是叶修教的对不对,肯定是吧。唉亏我还想做完千机伞了给他试试,今晚我就打得他满地找牙……”

    千机伞。她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这几个字,嘴上却还是不饶人:“可是哥哥你现在获胜的次数明明比叶修哥少啊。”

    “……那是因为他用的是我给他编辑的却邪!”

 

    苏沐橙知道她哥哥就是这么个人,私下里他也曾承认,叶修的确很强。君莫笑这样的散人,也许由全职业精通的叶修操作,会更加如鱼得水。

    “如果千机伞能成功,那一定会震惊整个荣耀的。毕竟这是最强,最完美的武器。”

    ——她确信苏沐秋能够做到,就想若干年后确信叶修会用君莫笑的账号重出江湖,再度卫冕一样。

    少年的心性毋需自谦,而真正的强大,又何曾妄言。对于梦想与荣耀的无比执着与坚定,他们从一开始就是一样的人。

 

    走廊快到了尽头,苏沐橙好像已经听到了那端的喧哗与骚动。今天大概是叶修最后一次以职业选手的身份来这里了吧。不知道那些记者听到他又要退役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年轻的岁月总是要过去,这谁也逃不过。幸好自始至终他们都没有留下什么太大的遗憾。这个此刻在她身边的人、那个分别许久却潜移默化影响了她整个人生的人,总会被某个人以某种方式铭记着,不至于彻底陨落。

    曾经,他们就像是两颗璀璨的星,在这片无垠的荣耀天地中相遇,然后永恒地照亮彼此,并肩同行。



END。


p.s:开头的诗句引自普希金《假如生活欺骗了你》。“只要我们住在对方心里,死亡就不是分离”这句台词出自《北京遇上西雅图》。


评论(6)
热度(56)

© 白斩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