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斩溯

喻黄喻黄,每天就知道喻黄!

【喻黄】现代都市吸血鬼生活质量评估报告

吸血鬼喻X人类黄。是糖有肉,祝食用愉快=w=


=================


1.

        刚放暑假,黄少天楼上就搬来了个年轻人。

        这天傍晚他提着快餐盒走到单元门前,正巧碰上搬家公司把最后的大件沙发运上去。黄少天跟着他们后面磨磨蹭蹭,目送着沙发上了顶楼,这才恍然想起楼上自出事后就一直没什么动静了。

        他正想着,楼上传来个年轻人的声音,语速不快,听着很舒服。

        黄少天生性热爱交友,几乎没经过思考决定了上去打个招呼,动作极快,顶层的房门慢悠悠地还没关上,他一眼看到了个瘦削的年轻人,在阴影里皮肤衬得格外白。

        陌生人看到他,好脾气地笑了笑,又把门打开。

        黄少天自带一口气说长句不喘气不停顿技能:你好你好新搬来的哈我是楼下的叫黄少天有空一起玩啊。

        新住户伸出手:你好,喻文州。

        握手的一瞬间黄少天感到一阵不同寻常的冰凉,他咦了一声脱口而出:“吸血鬼?”

        他抬眼去看喻文州,刚好碰上了对方的眼神,深得像重重晕染开的墨:“你害怕?”

        黄少天:“不怕不怕我跟你说上一个住这间的也是吸血鬼,他住了都快两年了结果那天晚上他喝了个醉汉的血,发酒疯从楼上摔下去了……”

 

        ——这个时代已经和以前大不相同。城市里住着数不清的人类和数不清的吸血鬼,普通人似的生活着。人类上早班,吸血鬼上夜班,完善的法规、强有力的惩戒机制和适应能力,让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社会体系毫无隔阂地融合在了一起。

 

        至少喻文州挺喜欢这个时代的,他听着黄少天絮絮叨叨地讲八卦,眼中像跳动着远方天空中未燃尽的余晖。

        “……哎摔下去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反正一个星期后屋子就空了,我还蛮想念他的……”那簇余焰忽的闪了闪,“呃,在新住户面前说这屋子出过事故是不是不太好……”

        喻文州露出友善的笑容:“没事,吸血鬼不怕谈论死亡。”

 

        ——如果不是因为生活在现在,他哪能找到一个那么有趣的邻居呢。

 

 

2.

       两人迅速地熟络起来。黄少天活泼直爽,有着那个年龄最让人羡慕的英气,出门呼朋唤友,身边总拥着一种小年轻。喻文州正好相个反,性格如眉眼一样温和,相处起来既不过分热情也不过分冷淡,人缘也是出奇的好。

       楼上楼下串门方便,他们经常互相送点特产聊聊天。黄少天的前楼上是个宅男,十天半月见不上一面。他其实对吸血鬼的日常好奇了挺久,揪着喻文州问个不停。

       “人血哪儿有卖啊,最近物价飞涨是不是伙食费也是?”

       喻文州想果然在哪儿都逃不过追问:“其实食量都挺小的……平时用鸡血替也行,我们俗称打鸡血。”

       “………………………………”

       黄少天顿了顿,呃了一声。

       “我以为吸血鬼都挺高冷的,之前去你家,看冰箱后面墙上贴的都是印象派画风……”

       “打开冰箱你会看到里面都是凤爪。”

       “……换个话题吧。怕大蒜吗?十字架呢?”

       “不怕。”

       “窝巢现在吸血鬼进化得那么高级了啊。阳光总是怕的吧?那天看你家窗帘厚得吓死人。对了,还有书,那天看你家书摞了一屋,你很喜欢?”

       “喜欢,有些书好久之前买的了,都是初版,舍不得丢。”

       初版。

       话题正经了起来,黄少天眨了眨眼睛。

       “文州,你活了多久?”

       “很久很久。”喻文州坐直了身子,脸上浮现出和他外表年龄全然不符的神情,“我自己都忘了我多大了……记性不太好。”

 

       夜晚屋里闷得慌,黄少天干脆搬把椅子挪到了阳台上,蹭着隔壁的wifi刷微博,刚存完于锋转发过来的黄子韬表情包,就听到有人在喊他。

       说人似乎不太恰当。黄少天条件反射地抬头望去,坐在屋顶上的喻文州一手支着下巴向他打了个招呼。

       “文州你也来乘凉?G市夏天热得真没法过偏偏还那么长,”他不等回话又接道,“难怪你要买顶楼啊,没事可以翻上屋顶睡觉是不是。诶吸血鬼不都是倒吊着睡觉的吗?”

       “少天,”喻文州说,“你还记得以前有个吸血鬼倒吊在晾衣杆上睡觉,结果杆子承受不住重量掉了下去,他醒来发现自己挂在树枝上的新闻吗?”

       黄少天:“记得啊哈哈哈哈哈哈不会是你吧哈哈哈哈哈哈,不对我记得那个吸血鬼姓叶啊?”

       喻文州:“啊不……我的意思是其实吸血鬼一般都是睡在室内的。”

 

 

3.

       暑假的时间总是过得惬意且极快。这天黄少天打完副本已是凌晨,他伸个懒腰迷迷糊糊刚要回卧室,突然听到阵阵敲门声,开门一看赫然是喻文州,显然比他清醒多了:“抱歉少天,你没睡吧,我听到了你电脑的声音……”

       在喻文州的描述里黄少天逐渐清醒过来:楼上的洗浴设备似乎出了点问题,等喻文州发现时已经漫到了卧室。

       “我觉得我家今晚是睡不了觉了……”喻文州说得含蓄,他分寸拿捏得好,借宿这事,毕竟还是熟人间来得多。他不太确定,自己在黄少天心里到底是什么地位。

       黄少天完全搞错了方向的目瞪口呆:“啊……我以为吸血鬼都是不用洗澡的……”

       “哦不,”喻文州说,“不是怕水,顶多会有些不舒服什么的……”

       “你们也挺苦逼的,那么享受的泡澡都能洗成折磨。”

       两人交谈了一会儿黄少天才发现喻文州还站在家门口,连忙把他拉进来关了门。一间公寓够大挤得下两个人,喻文州很幸运地分到了沙发。他进门后瞥见黄少天还没关的电脑,剑客模样的角色站在荒野上。

        黄少天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你对游戏感兴趣?”

        “这是新游戏?”

        “荣耀,最近挺火的。”黄少天安利,“你去下一个呗。吸血鬼会用电脑吧。”

        他热心介绍了几句,到后来困意袭了上来,便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喻文州随手翻看着茶几上的杂志,时不时应几声。不一会儿那边没了声音,偏头一看黄少天已经睡着了。喻文州起身凝视了他几秒,没有靠近也没有离开。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么,从第一天搬到这里开始。吸血鬼固然有人情味,他却罕见地在几百年人生或是鬼生中不曾爱上过任何东西。

        像是画地为牢,所有的人都可以被他吸引得很近,却终究在某个范围之外,无法再迈进一步。

        喻文州不太清楚是不是自己的扣带回皮层出了问题,吸血鬼不会生病也没有专门的医院,不过现在无所谓了——那天,眼前的人类三步并作两步跨上楼梯径直走来,极其轻松地跨过了那条坚固的界线。他说你好啊新搬来的我是黄少天,明媚的眼神是火种,倏忽点燃了喻文州内心那个久未启封的角落。

        从名字开始,然后有了一切。

        现在他凝视着他,火焰不仅没有熄灭,反而燃烧得更加肆无忌惮。这对于喻文州的漫长岁月来说绝无仅有,他虽动作略慢,却也懂得把握机会,如今便是该有所行动了。

        “晚安少天,”帮黄少天盖好快滑落的被子,喻文州像是在自言自语,无论他是否在听,“有机会教我打荣耀吧。”

 

 

4.

        第二天清晨喻文州便轻手轻脚离开了黄少天家,走之前想了想,从冰箱里取出了早饭进微波炉。

        他穿鞋时听见了翻身的声音,然后是黄少天的叫唤:“文州你走啦!”

        “走了,”喻文州说,“还早,你再睡会儿吧。

        那头满意地停下了折腾没了动静。喻文州打电话给维修公司,敲敲打打了一早上,又睡了个午觉,临近傍晚黄少天来敲门了,隔着门喊文州你荣耀下了吗?

        喻文州猜他大概是行动力max的狮子座,事实证明他的直觉的确很准。他打开下了一天的游戏,身后是黄少天满意的脸。

        房主搬了把椅子给他坐,两人挨得极近,几次黄少天凑过来看他屏幕时几乎黏在了一起。喻文州如此近距离地看他脸,也许是眼神太过深沉,黄少天语速飞快偶然瞥了他一眼后迅速移开目光,噤了声噼噼啪啪打出一串连招,屏幕上扬起一片血花。

        喻文州不知道黄少天看没看懂他。

        他把手移到心脏的位置,那里早已停止跳动了几百年,可如今总是叫他产生正在不安分跳动的错觉。

 

        “荣耀”这两个大字跳出来后黄少天拍拍喻文州的肩,有些难以置信道:“你真第一次玩术士你玩得也太好了吧,你肯定之前玩过。”

        喻文州不置可否,只是说:“大概是因为我在中世纪的学院里学过魔法吧……”

        黄少天怀疑道:“这个世界真的有魔法?”

        喻文州:“吸血鬼都有了,当然有魔法。”

        黄少天:“那你变一个给我看看?”

        喻文州:“巴拉拉能量,索克萨尔,少天沉默。”

        然后黄少天真的半分钟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半分钟后顶楼住户的门被猛地推开,黄少天红着脸噔噔噔冲下了楼。喻文州站在房门投下的阴影里目送他跑下去,嘴唇上还残留着交缠过的可疑痕迹,他摸了摸尚还有些余温的脸,不知想起了什么有趣东西般笑了笑。

 

 

5.

        黄少天甩上门后把自己蒙在被窝里装死。

        吸血鬼的皮肤冰冷得很,凉得没有人的温度,可他的嘴唇却越发发烫。后颈仿佛还有喻文州的触感,那家伙念完咒语后就按着自己的后颈猝不及防亲了上来。黄少天的手本来搭在喻文州肩上,这下条件反射地狠狠掐进了肉里。喻文州平日看起来斯文,这会儿力气却出奇得大,他侵犯性地舔进黄少天的唇齿间,像是要涌入强烈而浓郁的情感。有那么一会儿短暂的失神,黄少天觉得自己被沉入水中,下沉而无力挣扎,水面平静无痕,底下却是千般暗流涌动。

        手机亮了起来,显示您的好友“长得还挺帅的新楼上”发来一条语音消息。

        黄少天顿时警铃大作,心里有一百个依萍同时大喊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然后他滑开屏幕。

        喻文州的声音不算太低沉太轻佻,用现在一些小姑娘的话来说就是苏,平日里他都顾着自己叨叨还未细听,今天一个人在被窝里塞着耳机,满耳满脑都是喻文州的语调语音。

        他说,少天你不来乘凉了吗,今天月色挺美的。

        黄少天窝巢了一声,脑中一半是夏目漱石和他的小伙伴,一半是尔康脸的紫薇哭喊着你无情你无义你无理取闹。他想今天我们倆大概都吃错药了,顺手抓了件外套就往阳台跑。探头一看,喻文州还在老地方坐着,冲他老样子的一笑。

        只是今天这一笑里多少带了点暧昧的味道。

        黄少天等了十秒没听他说话,打哈哈道今天月色果然不错啊文州好兴致……

        他发现自己说不出利索的拒绝的话。黑暗与月光交织,他甚至移不开看着喻文州的视线了。

        喻文州说:“少天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

        黄少天:“怎么会呢是我叫你表演魔法的嘛啊哈哈……”

        喻文州:“噢,那这个魔法少天还满意吗?”

        黄少天说着满意满意还装模作样鼓了一下掌:“是的太神奇了我都没看清楚再来一次好不好……窝巢。”

        他下意识瞥了眼喻文州,后者用一种洞察一切的眼神看着他,就在刚才他还被这种眼神盯得有些发毛,如今忽的平静下来,只是嘴唇的灼烧感又一次升腾起来。

        是为什么。

        许是月光的作用,但他和他都是骗不过自己的人。

        黄少天再一次抬头,喻文州的身子向前倾了倾。

        “文州,”最后他听到他轻声说,“你下来吧。”

 

 

6.

        与一个吸血鬼谈恋爱是黄少天二十年人生中最始料不及的一件事。冲动总是伴随着激情和快感,让人沉溺其中;又如裹着泡沫的海浪退去时,总有人后悔不迭。然而黄少天属于从不肯回头的那类,年轻的心性一向生长得蓬勃,轻易地点燃了一颗冰冻百年的心脏。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听到喻文州轻笑了声,近乎闷哼的那种,然后吸血鬼直接从屋顶翻进了他家阳台。

        黄少天:“……你cos中二病啊。”

        他发懵时嘴比脑子快。比如下午他们第一次亲完后,喻文州放开满脸潮红的黄少天,后者怔了几秒第一句话却是文州我挠疼你没?饶是喻文州也花了好几秒才跟上他跑偏的脑回路。

        此时他们面对面站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扶栏内有些挤着容纳下了两个人,扶栏外是大千世界,除了他们两人以外的所有风景,却与此刻无关。

        至少喻文州是那么觉得的,他压低嗓音喊了声少天,用一直以来都想用的语调,然后毫无顾忌地拥抱并轻吻了他。黄少天伏在他耳边说文州你皮肤真凉啊。碎发被热气吹起稍许,耳根有些瘙痒。

        “冷的话我们进去吧。”

        “哎不用啊挺好的,现在热也热死了正好给我降降温。”

        企图进屋的喻文州:“…………”

        黄少天的身子又倾斜几分,几乎把重量全挂在了喻文州身上,后者问:“你在想些什么?”

        “我在想你抱起来真舒服,夏天睡觉都不用开空调了。”

        “喔,”喻文州忍不住扬了扬眉毛,“这是暗示吗?”

        黄少天反应极快:“我的意思是你大概会一些制冷魔法比如……”

        “少天。”

        “嗯?”

        “今天傍晚你跑下楼的时候我一直看着你。”

        “……你肯定又想到什么不好的东西了是不是?”

        “不算是,”喻文州的手指抚过他余热未消的脸颊,“我在想,你跑下去的样子,特别像一只柯基。”

 

 

7.

       meattttttttttttttttttttttt

     打不开的话试试戳这个


 

8.

       第二天黄少天是被电话铃声闹醒的,他伸手去拿手机,扯到了腰一阵疼痛,咬牙窝巢了一声在心里狠狠剐了遍喻文州才按下接听键。那头是他的好哥们郑轩,两人说完正事天南海北地扯淡,黄少天突然问他:“对了我有个朋友好像喜欢上吸血鬼了,你说怎么办?”

       郑轩:“去荷蓝啊,那里不是吸血鬼和人结婚合法了嘛,可是你那朋友老了该怎么办,老婆还年轻貌美如花……窝巢等等你哪个朋友?!”

       黄少天挂了电话转头,喻文州眼神明亮地看着他,他确信刚才电话里的内容早被听力很好的吸血鬼听了去,也不隐瞒,晃了晃手机:“你说说等我老了怎么办?”

       喻文州眨眨眼:“那我养你啊。”

       黄少天边嘀嘀咕咕着我才不是小白脸,边心想他现在并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他和他都还年轻,握着大把大把的时光一道挥霍,从现在直到未来。他们在人潮中相遇相识然后相爱,只此便足够,因为这已是人世间,最幸运的一件事了。


end。



评论(27)
热度(495)

© 白斩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