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斩溯

喻黄喻黄,每天就知道喻黄!

【喻黄】0810观察日记(一)

给我喻的生贺,挑战一下长文~

尝试了第一人称和不熟悉的设定,虽然写了很久也改了好几遍,还是real忐忑,希望各位吃得愉快开心!

--------------------------------------------------


《0810观察日记》

 

 

8月10日

        他被送来时,双眼紧紧地阖着,呼吸微弱到身体几乎看不出起伏。有人为他清理了皮肤上的血迹,露出更为可怖的伤口。

        就像是一具最普通的饱受战争摧残的尸体,身上盖着块不大的白布。我放下笔,眼神饶有兴趣地在他身上停留了三秒。青年的肌肉很匀称,透着股自然的形体美,然而裸露的皮肤上布满伤痕,近乎痊愈的、新添的,枪伤,以及刀伤。

        年轻的老兵。我想。若是在以往年代,他会是英雄。

        送他来的是个高个蓝眼睛的中年人,题外话——这让我想起六年前初来此地,正是个春天,建筑物的大门口左侧有一大丛差不多颜色的蓝色矢车菊开得正盛,我偶然瞥见,下一秒就踏上了台阶。那便成了我对外面世界最后的印象,因此我常想起它。

        但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中年人倚在门边,他说不上冷漠或是友善的目光投向我。昏迷的年轻人被安置在了室内的一张空床上,一阵纷乱的脚步声过后,整个房间只剩下了我们三个人。

        有话要说,我暗自思忖,果不其然他开了口,声音一如眼神刻板而保持着距离感。

        “他曾是个优秀的士兵,”中年人眼神示意那人,“几次受了重伤还能挺过来。这回真是到了垂死边缘,幸好刚好有个能量源对的上号,前天才做完移植。他是个惊喜,这具身体与能量契合度惊人的高……我们知道这里专门研究这个,也是惯例了,希望借助您的力量做好术后的恢复与调整。”

        他顿了顿,像是在估计时间:“明年春天之前,他会成为我们引以为豪的利刃。”

 

        我了然。事实上这几年来我都在“这里”的秘密中浮浮沉沉地生活。这个几乎位于深山老林与世隔绝的实验所接纳过一批批如此残次的身体——植入能量源后,他们便能起死回生,甚至获得超乎常人的力量。

        至于离开这里后他们将去往何方,饶是常人才能猜到个大概。

 

        我再次回头去看那个青年。中年人拍拍我的肩,熟练地递给我一叠资料。他以另一种不同于刚才的语言嘀咕了几句,便不再逗留。

        他很快消失在拐角,我低头随意扫了几眼,字体稍大的标题率先映入眼帘。

        《关于0810号实验体——

         面前电子屏上的时间正一秒秒跳动着,而最前方的日期没有改变。“8月10日”中的数字仿佛是从纸上拓下来般的如出一辙。我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时有些惊讶于冥冥之中如此的注定。

        这的确很巧。

 

 

8月12日

        “……我以均衡的韵律呼吸,我决定投注于心灵。随着结构之自我存在的乐音,我被无穷无尽的力量所引导。今天我是白色自我存在的风……我的存在本身就是宇宙无穷无尽的生命力。”

        ——以上文字摘自玛雅星系印记文书某段祈祷文,抄录于此,希望尽快探触到0810身体中能量源的真相。

 

        如所有人可见,这是一个被科技主宰的世界,但与蒸汽电力进入狂飙轨迹的年代不同,如今的人类面临着一种未知的“魔法”能源。它们在一处古迹中被发现,和残破不堪的祈祷文埋藏在一起。

        我不知道称呼它们为“魔法”是否合适……舆论对它是“先祖的馈赠”还是“古老的恶魔”的争论从未停止。总之这种神秘的能量源被采集后,人们很快发现了它们的妙用,使其与已知的技术结合,便能缔造出一种完全不同的人类。

        0810体内的能量源名为“冰雨”,人格印记对应为白风。精神为灵性,力量为沟通,本质为生命力——按照以往的思路猜测,他大概会拥有过人的体力和超凡的速度,甚至控制语言的能力。

        而“冰雨”不仅是能量源的名字,将来也许会成为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代号。

        只是0810仍深陷昏迷。实验体失去意识时间最长的先例是一年五个月零九天,但他不同,我想我不需要什么耐心就能很快等到他醒来——心脏那一侧的胸口,移植入的“冰雨”若隐若现,我调暗了室内亮度,确认它正在发光,一种白色近乎透明、冰冷却充满生命力的光。可以清晰看到,残破的组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编织,伤口不可思议地愈合,皮肉生长,与被人工改造的部分紧紧抵在一起。

        他的脸色比昨天好了很多,起码看得出还活着的样子了,呼吸愈发均匀。尽管被改造和植入,他的皮肤依然拥有着温暖的人体温度。

        我坐在一旁为他做完了日常的检查,突然很想听他开口说些什么。

 

 

8月13日

        0810开始有了知觉。

 

 

8月15日

        原谅我迟了一天才记录下昨天发生的一切,事实上直到现在我才有空坐下来为自己泡一杯咖啡。

        而“他”仍然在背后一动不动地盯着我,像是蛰伏在黑暗里的猎手。窗户和门都没有开——这里也没有窗户,可我能感觉到室内充满了风。

        是的,0810在昨天苏醒了。

        起初他的意识十分模糊,我想那时他的大脑在尝试接受新融入的部分……人总是得学会适应,如果他们想要生存。

        这一过程持续了大约三个小时,0180的身体正常得出乎意料。那位中年人说得不错,“冰雨”与他的身体契合度非常高,表述得夸张些,“冰雨”简直是他身体与生俱来的一部分。

        一个巨大的优势,这样他起码不用为了活下去而拼命挣扎。

 

        枯燥的部分不再赘述。得亏了能量源,他很快便能与人交流了,在此我尽量回忆着写下我与他醒后的初次交流,细节可能有些偏差,但大意如此。

        我:“你感觉好吗?”

        0810:“你是谁?我好像躺了很长时间身体有点酸……这床板太硬了硌得我背有点难受,你能帮我换个吗?哎我胸口怎么有白光?你看它在发光——”

        我:“……对不起,暂时没有多余的床了,不过我可以给你找块软些垫子。”

        0810:“暂时是多久……?你知道的暂时这玩意特不靠谱,跟'一会儿'啊'等等'啊一个性质。我跟你说我以前就被人坑过,他说就一会儿很快的,结果愣是等了很久……诶,后来发生了什么?我好像不太记得那人是谁了。”

        我:“你的大脑受了伤,似乎失去了部分记忆。”

        0810:“失忆?这梗也太老了吧,算了,现在好像舒服多了,你是医生?”

        我:“算是吧……你需要休息吗?”

        0810:“还行,我睡得够多了……不过是不是很晚了?你要睡就睡去吧明天我们再聊,我看你骨骼精奇很有陪聊之面相啊。”

        我:“好,明天再聊。晚安。”

        0810:“等等,最后一个问题。”

        0810:“我叫什么名字?”

        谈话似乎出现了短暂的沉默,记得那时我背对着他,有些惊异于他的敏锐,但最后还是做出了个模糊的回答。

        我:“你是0810。”

        然后我关闭了实验室的照明设施,声音就此中断消失。

 

 

8月16日

        听0810说了一天话,起身才发觉有些疲倦。

        他大脑的情况比我想得还要糟一些……不过也在意料之中,可以打算着手做下一步准备了。

        “冰雨”的力量果然能给予他无穷的体力,但他还控制不好自己的力量,这会儿被限制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似乎让他十分难耐,我想一旦解除了限制,他大概会如风一般满房间乱跑。

        ……还是先收拾收拾房间里的易碎品吧。

 

 

8月18日

        一切如常,我打算明天尝试解除对他身体的限制。

        他与我更进一步交谈,我说他受了重伤,被用特殊的治疗方法救了回来。(“是这块白色的奇异东西?”)“冰雨”拥有快速愈合的能力,也给予常人超凡的力量。

        0810的身体多处受损,值得庆幸的是脸部几乎没有触目惊心的伤痕,他的眼眸比发色稍深些,不时东张西望,闪烁着生命的光。鼻梁比起周围多数研究人员不算挺拔,然而脸部像是被刀子打磨过的轮廓还是勾勒出了他的强硬。他有着一个战士的气质,从容貌很容易可以辨出,0810是个异族人。

        由我说出异族人未免有些嘲讽——我在他的喋喋不休中稍微走了点神。因为我和他一样本不属于这个世界,这个外族建立起来,一度铁蹄肆虐的世界。

        0810的思维总是很跳跃,仿佛一切情绪在他脑中都能如蜻蜓点水般轻易抹去,不着痕迹:“……听你的描述,外面并不太平?”

        “不太好。”

        事实上我确实隐瞒了一些,暂时性的,关于我——我的故乡如何被入侵踏平,关于无数的族人如何流离失所,或是永远与他们的故土长眠,在那片熟悉的弱碱性土壤中开出了血染一般的花朵。

        起身的那一刻我瞥见0810陷入了沉思,“冰雨”的光不安地跳动着,如他胸膛中一簇永不熄灭的白色火焰。

 

 

8月19日

        关于0810对“冰雨”控制力的简述。

        解除限制后,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他便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一具太久没有活动、充满了力量的身体,像是汇入海洋中的河流,点燃了便一发不可收拾的林木。0810在房间里速度极快地运动,带起几张我昨天刚整好的零散的纸页,他真的如同一道风。同时从四面八方传来的还有他说不完的话,立体环绕,3D效果拔群。

        最后他终于停下,没有一丝喘气或是体温升高的表现,我问他感觉如何。

        他说好极了,第一次那么真切地感受到自己活了过来。

 

 

8月23日

        几天来,我对于“冰雨”的研究断断续续,时常因为没有线索而中断。好在资料齐全,实验体也很配合,现在算是构造出一个大致框架了。

        今早刚起床就收到了邮件,是上次对0810检测的报告。我一目十行地略过无意义的内容,直跳最下方的建议一栏,那里清晰地写着一行字。

        “人类性征过于明显,不可控因素过多,建议加强脑部改造程度。”

        我思考了一会儿,输入“能量源排异反应活跃,建议延长调整时间。”

        0810已经凑了过来,好奇地盯着报告看了会儿,开始嘀咕看不懂——这里的所有交流使用的都是官方语言,不属于他们种族的语言。

        我伸手去摸他的棕发,顺便点击了发送,并删除了原邮件:“是今天的菜谱,这文字不是通用的也难怪你看不懂。”

        他在我戳碰到的一瞬间蹿到了另一个角落,露出一个嘲讽的表情。

        ——其实以他与“冰雨”的契合,年底之前就能被应用(我真的不喜欢这个词),我撒了谎,希望能延后他的离开。在此之前,我想我得尽所能确保他是个“人”……起码还能像现在这样比着中指嘲笑我手慢。

 

 

9月1日

        九月伊始,算算日子我们相处也已有20天。

        众所周知养成一个习惯的周期是21天,我不太确定0810怎么看待我和实验室,而他被送来的第一天,我好像就习惯了他的存在。

        最近我有断断续续梦到一些片段,有些是回忆有些掺杂着幻想,熟悉而细碎。我想我该尽量把它们记录下来,也许在未来会成为见证些什么的资料。

 

        梦境总是始于一望无际,朝向南面大海,前十几年的记忆都属于那片小小的土地,出了家门步行几分钟便是一片广袤的世界,腥咸的海风与泥泞的沙地,夕阳将落未落时远方海面吹来的暖风,被泼墨画般染成枯萎的玫瑰色,像是母亲亲手调制的某种糖浆,拢成一团,又仓皇四散。

 

        ——“风怎么会是那种颜色?”

        0810偶尔会凑过来旁观,没什么机密时我也随他去了。写字时他难得安静,有时也会对着某个疑点发表自己的看法,比如现在。

        我合上本子倚在桌边,视线扫过他的眼睛:“确实是那样的颜色……就好像你眼睛的底色,再浅点儿……能想象吗?”

        他没有说话,径直盯着我的脸又凑近了些,仿佛想从我的脑海深处挖出那幅画卷。

        “这真奇怪……”0810困惑地皱起眉头思索,“我好像……能看到那样真实的风景了,明明我甚至都不记得外面,我的脑袋是不是受伤之后开始反常了?”

        “怎么这么说,”我大概是笑了,“人类的大脑可是很厉害的。”

 

 

9月6日

        事情变得顺利了些,但一切仍是未知,不确定的确是如今最大的障碍。

 

 

9月15日

        这么多天来我第一次被噩梦惊醒。现在是凌晨三点,0810在被我搞出的动静弄醒后迅速再次进入深眠。

        有一刹那,刚才,我像处于另一个空间一样身临其境。

 

        那天的海仍是金与红的色调,然而流动的水中确实是掺入了深红。以往的每个夜晚,都有人在海边燃起篝火,纵情地大笑或是喧哗,第二天天光乍现时,总可以看到零落的横七竖八的鱼骨,埋入沙地或是被浪卷走。

        可我从来不曾见过那么多人类的尸体……扭曲地倒在地上,和他们昨天尚食用完的鱼骨一起躺着,分不清谁和谁的血,就这么从尸堆下淌出,汇成一股股细流。

        外族人呼喊着我那时还听不懂的语言,有人径直向我走来,昏暗中我没有看清他的脸。他傲慢地踩过一具尸体,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仿佛听到那已死的人闷哼了一声,然后将沾满血污的脸惨白转向了我。

        神色一如离开了水而垂死的鱼。

 

 

9月16日

        (接上)

        补全昨晚的梦。

        那是一段真实的记忆。只是在梦里,最后,空间和所有人都扭曲成一张张鱼脸,绝望的、瞪大双眼的、还有的两腮正在轻且急促地翕动。 

        这是我对于屠杀和死亡最原始的记忆。

 

 

9月17日

        0810追问了我后来的事,他一早上没有说话,到了中午才突然凑过来开口,我有些意外:“你很在意?”

        他皱着眉说他有认同感,就好像达到了某种默契的共振。

        0810一边挑走了我饭盒里的肉一边接了下去:“你看,照你这段记述,你肯定也是幸存者之一,那……对了,肉好吃,比上回那个绿色的条好吃多了。”

        我想得亏了他味觉系统没有损坏:“后来挺无聊的……有一批族人被留了下来,后来我就被分配到了这么,好几年。”

        0810扔了筷子重新坐回床上:“……很难过是不是?”

        我放下饭盒走到他面前,这次把手放在他身上时他没有躲开。“还好,”我轻声说,“因为我一直怀有希望,当有什么值得你忍受一切为之等待时,日子总会显得轻松一些。

 

 

9月24日

        这一个星期来,0810的情绪有了很大改变,最显著的是他愈发习惯了“配合”。每一次检查,他都躺下一动不动,沉默着。

        我在一边旁观了仪器发出机械的声音,在他身体上下游走,他就像一具真正被冰冻的躯体,将隐忍深深刻进骨子里。

        其实有些不安,好在被送回实验室后他又恢复了以往的样子。身形一闪消失在视野中,只有声音清晰地传来:“我真挺看不惯这里的人……当然除了你。今天我仔细观察了下,发现我和他们长得还挺不一样,你说我是不是也和他们不同族?”

        我捡起几张被吹落的纸:“也许吧。人们总是很少以同族的身体进行这样的实验,如果有更好的,供他们奴役的选择。”

        0810挑挑眉:“……我可以揍他们吗?”

        我想了想:“可以骂他们,反正他们听不懂。”

 

        ……所以当下午有研究人员走入时,0810正在反复地刻板(我说最好表现得程序化)地重复:“哟有人进来了,让我看看是谁是谁,1、2、3……哦14坨垃圾等着回收……”

        “垃圾”困惑地看向我:“他在说什么?”

        我说:“哦……这是某种声波攻击的训练,还在起步阶段。”

        他偷偷想我比了个大拇指,我想那一刻他和我一样发自真心的愉悦。

 

 

9月27日

        昨天似乎下了场雨,总算摆脱了燥热的天气,室内的空气都有些湿漉漉地冷了起来。这里的秋天很短,就像是一个随意的过渡,紧接而来的冬天才是一年的重头戏。

        而在我的家乡,几乎是没有人真切体会过冬天的。我曾经也以为,所有的生命、记忆,都会如漫长的夏日一般,永不疲倦而热烈地燃烧下去。

 

        另:0810最近盯上了我的咖啡,有时只是一个转身满当的杯子就空了一大半。罪魁祸首坐在床上一脸坦然地看着我,毫无自觉唇边一道显眼的浅褐色罪证。

 

 

9月28日

        我是不是要去开点安眠药……

 

 

10月4日

        每日伏在室内,几乎丧失了时间流动感。想来现在外面大概已是昏黄一片。

        温度骤降,我披上外衣时余光瞥0810:“你不冷?”

        他的眼神好像有点遗憾:“不冷,我的感官可能又出问题了。”

        “也许只是因为'冰雨',”他似乎坦然接受了自己是个病人的事实,我这么安慰他,他抬手毫无力量地碰撞了几下我新添的衣服。

        我愣了愣,走到他身边坐下:“今天怎么了?”

        “什么时候能出去看看?”他嘀嘀咕咕地躺下,毫无防备地看着我,透出点百无聊赖的样子,“不我不是说在这里和你呆着不好……你是我几个月来见过的人里最好的一个了,我只是——”

        他自然地把头扭向门的方向,我暗暗祈祷别一眨眼他就跑了出去,一边抚慰似地告诉他:“最迟明年春天,你就能离开这里了。”

        他的眼中闪过一缕诧异,过了一会儿才慢慢消退,开口道:“那你呢?你还是留在这里不离开吗?”

        “看情况。”我坐回椅子,“海边回不去了,我的家……在别的地方。”

 

 

10月7日

        0810犹豫着问起了之前日记里记下的事,印象里他很少这么拿捏不准地开口。我放下手头的工作拉住他的手腕,那里有脉搏深而清晰的鼓动。

        “你啊,怎么对这件事那么上心?”

        “不知道……可能只是想具体地了解,或者,我不也是外族的人吗,说不定咱俩的经历还能有什么共通性啊……”他的描述有些支离破碎,“我是说,呃,来这之前的经历。”

        他当然没有在研究所呆个几年,我轻轻捧住他的脸,人类的触感,能看到皮肤上那些细小的绒毛,还有因为紧张而略微加快的鼻息。往上移时我对上了他的眼睛,那里显得干净而英气。0810的身体无时无刻不在向外散发“冰雨”的力量,恍惚间与记忆中枯萎的海风重叠在了一起。

        “如果有一天离开了这里,”我低声脱口而出,又发觉有些冒险,“……我也忘不了这样的风景。”

        “?”他被我突如其来的话搞得有点发怔,却又断断续续接了下去,“黄昏时……的海和日光…还有……你?”

        我想那时我的神色一定很复杂,然而下一秒0810出其不意地笑了出来,他低下头,我搭着肩膀感到他笑得一耸一耸,良久才抬起头,满脸是惊喜。

        “你说你怎么那么神?上次也是,只要说出个场景我就能真实地想出来——这是不是什么超能力?”

        “那不是很好,”我忍不住跟着他笑,“每天让你看看不同的风景,免得在室内太闷。”

 

        0810沉浸在这一发现中,但我想这不是什么神奇的能力……有些记忆不曾失去,它们只是没被提及太久,至于埋藏在角落的尘里蒙了灰生了锈。

        而他一定会看到更多的景色,现在或是将来都无妨。我相信。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希望。

 

 

10月15日

        我和0810的交流日益增多,他越发活跃,无话不谈。我尽可能记录下了我们几次长谈中的关键部分。

        那天0810突然问我,有没有想到过复仇?往常我们谈起这个话题,总是尽量保持旁观的冷静,这是他第一次使用如此情绪化的词语。

        “这不是想不想的问题……”我思忖了一会儿如是表达,“实力不足,没有这个能力,再热血过头也只是送死。”

        “你知道吗,”0810托着下巴,“你有时真的冷静得可怕。”

        我没接话,心里却在思考,其实没那么复杂,仇恨引起的蒙蔽好像在十几年就已经燃烧殆尽,那时曾有短暂的爆发,也终落到地面,积累成了被冰冻的灰烬。

        时间让冲动片甲不留,然而还有什么同等代价的东西,只是尚存在一天,我就无法遗忘——比如眼前又浮起了的沙滩,以及漫上红得发黑的血污。

        “我就知道你不会甘心如此。”

        “这么确定?”

        “是啊,”得到了肯定他自信地看着我,“你总会有办法的是不是?我看到你的第一眼起就这么觉得了。”

        “也许会有那么一天吧,”我抬起手贴到他胸口的伤口处,那里已经不再发出明显的白光,但仍是一片冰凉,仿佛一场倾盆的冷雨顷刻间淹没了天地。

 

 

10月16日

        0810说的对,我不喜欢冲动。世界上总是有很多东西光靠激情与冲劲是解决不了的。

 

 

10月21日

        难得闲了下来,我在一张白纸上信手涂抹了大片黄与红交织的色彩。

        “没想到你还挺有绘画天赋的嘛。”

        0810在一旁围观了全过程,末了他问:“这是黄昏下的海与日光吗?”

        我想他一定在我的眼神中获得了肯定的答案,那道目光又移了回去,同时我也确信他已经开始看透了什么,哪怕只是无意识的偶然。

 

 

10月24日

        0810在半夜摇醒了我,告诉我想要吃烤鱼……等我清醒过来起身再看时,他已经在床上躺好又睡着了。

        我不确定他是不是在说梦话……只是在他身边站立了一会儿,想了些事情,我忽然觉得睡不着了。

 

 

11月1日

        生活总是得有个信念,我对未来的全部希望都源自于,“总有一天我们会与之相逢”。

 

 

11月2日

        “凛冬将至。”

        实验室一如既往温度宜人,0810穿着短袖在我身边晃荡。在强烈要求下,他终于如愿脱去那件白得有些泛黄的病号服。

        “你又没有别的衣服,”我说,“穿什么?”

        他认真思考了一会儿,看了看我:“你的。”

 

 

11月11日

        0810今天大清早跟我说了句节日快乐……

        我想了想还是吐了个槽:“你的记忆能不能不要往奇怪的方向恢复?”

 

        其实我本可以不过这个节,但知道有这节日,已经是来这里之后的事情了。

 

 

11月12日

        0810最近迷上了绕口令,他现在正卷着舌头说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

        顺便追问了我一早上关于光棍节的事,八卦指数直达历史新高。

        我问那你呢。

        他一下噤了声,支支吾吾半晌才说我在老家有女朋友了我们约好打完这一仗就结婚。

        我没说话,盯着他看,不带什么表情,这招一直挺管用的。果然没几秒他就窝巢一声:“得了得了单身狗何苦为难单身狗……走了啊你那咖啡不喝吧都快凉了。”

 

 

11月29日

        实验室忽的安静了下来,11月最末几天。0810被送去做了个彻底的检查,这大概是今年最后一次了。每年辞旧迎新那几天,研究所的大部分人员都会回家放个短假,所以工作都要在近两周内完成。

 

        (以下内容有删除痕迹,字迹模糊不清)

 

        我希望前几天给他注射的药剂不要造成什么伤害。

        他身体素质极好,“冰雨”的能力又强大,一旦失控后果不堪设想。为了完全控制这把兵器,他们当然会剥离他全部作为人类的意识,然后就像机器那样操纵他——战争机器。

        我很小心没有留下什么痕迹……我想这应该能如前几次起作用。药剂让他进入短暂的“休眠”,这是冒险地孤注一掷了,希望在他们的报告上,能写下少天已经被完全改造的错误结论。

 

TBC。


喻总:计划通。

……努力一下看看自己能不能日更(。


后文:(2)

评论(6)
热度(119)

© 白斩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