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斩溯

喻黄喻黄,每天就知道喻黄!

【喻黄】水能载州,亦可赛天

我回来啦,缓慢复健……_(:з」∠)_

一个蓝雨全员去海边玩耍的脑洞,全是冷笑话和梗(。

食用愉快!


------------------------------------------------------------

       黄少天前脚还没踏进会议室的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一声足以掀翻屋顶的欢呼。一屋子的队友拍着桌子高呼队长万岁,喻文州支着下巴一脸微笑地看着沉浸在喜悦中的队员。

       他拖了把椅子做到自己的位置上,也加入了拍桌子大队,一边拍一边问旁边的李远,队长宣布了什么事啊你们一个个都那么高兴。

       李远:“黄少——!!下星期我们全队去海边度假,五天啊五天——!!!最重要的是俱乐部出钱不用压榨我们——”

       黄少天:“…………有点出息好吗不就是海边吗,你们拍得桌子都快起火了摩擦摩擦似魔鬼的步伐,还是不是在海边长大的了,看看队长多么高贵冷艳,岿然不动。”

       会议室陷入了一片迷之死寂,大家一齐停下了手,脸上写满欲言又止四个大字,只有小卢的声音在一片沉寂中格外清晰:“可是黄少你为什么一脸‘队长一定是跟不上你们拍的速度哈哈哈’的表情啊,太明显了也。”

       一直被奉为喻吹第一人的黄少天:“…………队长你看小卢说你手残,反了反了,罚他不能去海边玩!”

       副队一来整个气氛都不一样了,郑轩摆出一副忧国忧民脸:“这可是我们辛苦工作了一年的奖励,每天在电脑前坐得骨头都快散了,压力山大啊……苦不苦,想想长征路二万五!”

       黄少天:“累不累,想想万恶的忙给黑!看,我们蓝雨传承三代的队训是多么凝练睿智。”

       其他人:“……这是什么玩意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所幸喻文州看闹得差不多了终于开口,大致交代了下集合的时间地点以及一些注意事项。宣布散会后一群人鱼贯而出,溜得没了影。黄少天伏在桌上侧着脸看喻文州整理资料,等后者示意他可以走了才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没提防喻文州伸手摸了把他的屁股。

       黄少天条件反射拍开他的手:“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耍流氓啦——”

       喻文州笑了笑:“没摔疼吧?”

       黄少天愣了一下,来开会前他走得急了点,阿姨又刚拖过地,他脚一滑就来了个平地摔,扶着墙站起来龇牙咧嘴了半天。“没事摔得不重。等等你是怎么知道的?”

       喻文州抬手用资料拍了拍他的头:“走了,整宿舍去。”

 

       出发前一个晚上黄少天打游戏打到凌晨,第二天集合时走路都是飘的。上车后喻文州招呼他坐到旁边,递给他一个颈枕。

       黄少天摸了摸屁股,感觉好像没那么疼了。他顺势靠在喻文州身上,几个小时的车程睡得不省人事,快到了目的地才醒,一睁眼看到除了喻文州队友全是副“笑够了不行还是好想笑啊黄少醒了要忍住”的表情。怀着不祥的预感黄少天打开微博一看。

       ——全队都趁他睡着时轮流拍了照片发到微博上,转发评论里的哈哈哈和蜡烛连起来可绕地球三圈,比黄少天这辈子说过的话加起来还长。

       黄少天:“…………”

       最后黄少天追着所有人拍了黑照发了微博,发完之后黄少天开始点评起自己睡觉的照片:“郑轩你居然拍我流口水的照片窝巢,小卢你这从下往上的角度高低立现啊哈哈哈……看看队长拍的才是坠吼的,这角度这光影好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然后喻文州就看到黄少天拿起手机对准他咔擦了一声。

       后者扬了扬手机骄傲脸:“所以我也要拍你……窝巢窝巢等等这不科学?!为什么拍出来跟艺术照似的眼神还如此微妙??”

       喻文州淡定道:“因为我有一个技能叫百分百被拍的照片都很正常。”

       黄少天还在挠墙:“这不科学啊我明明是在你没有一点点防备没有一丝丝顾虑情况下拍的——”

       喻文州拿过他的手机看了看:“是挺不错的,少天可以发微博了。”

       黄少天:“……发个鬼啊!这张表情如此嘲讽我要怎么配图?‘今日快讯,蓝雨最高领导人喻文州在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宣称蓝雨可以随时随地随意收拾微草’,还是‘喻队长怒斥微草粉记者,嘲讽其不要总是想着搞个大新闻’?”

       喻文州:“……少天,玩梗也要按照基本法。”
       此时前排的徐景熙和宋晓正对着黄少天发到群里的喻文州照片小声吐槽

       宋晓:“你有没有觉得这张队长的眼神特别像一张表情包?”

       徐景熙:“什么?doge还是法式电眼?”

       宋晓:“……妈的智障。”

 

       几个小时的车程笑笑闹闹很快也过去了,到达目的所有人又是精神一振,车门一开就如同脱缰的柯基向海滩冲去。等喻文州向司机交代好接送的时间地点后一回头,一群人早已跑了没影。

       宋晓努力伸长脖子左顾右盼:“沙滩上不是必定有一种生物叫做穿着比基尼日光浴的美女吗?在哪里?我怎么一个都没看到?”

       黄少天斜了他一眼:“你现在挺像沙滩上另一种必定有的生物,叫穿着大裤衩四处找妹子的大叔。”

       宋晓:“……”这个人是不是听到我在车上说喻队像妈的智障了?

       另外四个人跑得更远些,现在已经对着广阔的大海开始撒欢。

       “我们来吟唱一首蓝雨之歌吧,”李远说,“我喊‘大海啊你全是水’,郑轩你喊‘黄少啊你闭上嘴’,然后我再喊‘蓝雨啊你不会萎’,小卢我给你个最好的,‘队长啊你最最美’,怎么样!”

       郑轩:“……为什么我觉得那么压力山大。”

       那边的李远已经开始运气了,他望着眼前的大海,心潮澎湃,顺口就吼了出来:“大海啊你闭上嘴!!”

       郑轩愣了愣,他已经忘了自己的那句,被后两句洗了脑,没反应过来就脱口而出:“蓝雨啊你最最美!!”

       李远一哆嗦,条件反射地接了下去:“黄少啊你全是水!!”

       ……

       小卢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自己好像只剩下一句话可以说了,可是为什么这句听起来有点奇怪?不对其实李远前辈那句也挺奇怪的。

       他犹豫了五秒:“呃……队长啊你不会萎?”

       在后方听到了一切的黄少天:“他们什么意思?他们的意思是后两句有因果关系吗?!”

       喻文州拍拍他的肩膀递给他手机:“确实有。下回下车前检查一下随身物品,手机都落车上了。”

       黄少天:“哦哦肯定是我睡觉的时候从口袋里滑出来了还好没丢……等等你刚刚说了确实有??”

 

       宾馆订得离海滩极近,夜晚安静下来时能听到海浪的声音。一群人躺到床上才发觉白天活跃过头,饱餐一顿后四肢伸展,舒服得根本不想起身。只有喻文州和黄少天还活蹦乱跳,前者没怎么闹腾,后者精力旺盛。

       所以当黄少天在微信群里问有去不去夜晚的沙滩感受一下自然的宁静?时,收获了一片死寂。宋晓表示就算听起来很诱人,和你去恐怕就感受不到自然的宁静了。

       黄少天:“……呸,你自己出群谢罪五分钟吧。”

       宋晓继续打字:“你和队长去吧,不过小心拉住队长,因为徐景熙刚刚说水能载州哈哈哈哈——”

       徐景熙发过来一条鬼哭狼嚎的语音:“你卖我!你明明自己还接了下半句亦可赛天!!”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拌起了嘴。很快走廊里就依次传来巨大的开门声,关门声,疯狂如鼓点的脚步声,宋晓魔性的笑声,李远倚着门悠悠的配音声:“你追我,如果你追上我……”

       黄少天看着沉默下来的微信群一脸柯基冷漠,不是很懂你们这群神经病队友的笑点。

       然后下一秒一种温暖和熟悉的触感就覆盖上了他的肩头,喻文州拿着房卡看着他:“走吧?”

 

       夜晚的海滩有一种难以言说的美,少了白天喧闹的游人,月光清朗而冰冷,广袤的天地间,万事万物都趋于静止,只有海浪不知疲倦地在沙滩上描绘出一道道短暂的痕迹,是大海的呼吸,缓慢地起伏。

       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好像很久没这么惬意地休息了,”黄少天双手交叉放在脑后,他们刚结束一个赛季,从让人眼花缭乱的游戏屏幕和闪光灯中脱离,喻文州倒是一贯悠闲,而他自己在日复一日快节奏的生活后忽然放慢了脚步,身心都充盈一种莫名的满足感,“上一次来这里都不知道是几年前的事了,明明离得也不远。”

       “愿意的话以后机会多得是,”喻文州走在内侧,几乎贴着海浪,他们呼吸着同样的空气,怀着同样的心境。喻文州伸手去拉黄少天的手。

       “哎,”后者用另一只手搔搔脸,“总感觉这画面有点眼熟啊,电视剧里不是经常这么演,什么夜晚海滩散步还说些奇怪的话。”

       “我说了奇怪的话吗?”

    “没,”黄少天摇摇头,“我怎么感觉你说话的调调都变了,不过这种机会还挺难得的,所以说环境对人的影响真大啊。”

    这都哪儿跟哪儿,喻文州笑了笑:“这几年你也坦诚多了。”

    “我以前哪儿不坦诚了?”

    喻文州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看到黄少天忽然移开目光凝视了他后方几秒。

    “我怎么觉得……”他犹疑道,“那里有人?”

 

    躲在小树林里的郑轩:“……我怎么觉得我们被发现了?”

    李远:“不好他们看过来了!我数一二三大家懂的怎么做!一,二,三!”

    跳出小树林举起双手欢呼的卢瀚文:“yoooooo!!!”

    已经转身跑出去的其他人:“…………”

    喻文州&黄少天:“…………”

    卢瀚文:“?????????”

 

    最后黄少天追着小卢一路跑回了宾馆。喻文州慢悠悠走回房间时,黄少天已经洗完了澡。换的衣服塞在行李箱里,空调温度也不低,他干脆没穿上衣,裸露出大片皮肤,坐在床边拿了条毛巾边擦头发边抱怨小卢这孩子怎么脚速跟手速一样快……冷不防喻文州一伸手从后面环住他的腰。

    黄少天:“???队长张你干嘛窝巢——”话音未落就被按在了床上。

    喻文州吻了吻他的脖颈处,淡定道:“水能载州……喻可塞天啊。”



fin.


评论(29)
热度(283)

© 白斩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