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斩溯

喻黄喻黄,每天就知道喻黄!

【喻黄】Enchanters

· 术士喻x剑客黄

· 一直忘了在lof发一份……

==================================


    「我来到了你学习、居住的地方,这里的空气很清新,带有海洋的味道。人们很热情,我问起你的事时他们多是叹息。这座城市就像你一样充满了活力,浮动着不消逝的光芒。

    再等一等,一切就会恢复正常……不,只有这座城市里的这座学院会蒙受损失,禁锢必将付出永久的代价,多数人为少数人的过失担责,我为此深表惋惜。

    而你会获得自由,“就像真的你一样”。」

1.

    喻文州清点完背包里的物品,就听到同队职业为守护天使的小姑娘在喊他。

    “文州!”她招招手,“集合啦,领队说还有一些事要交代,集合时间啦地点啦什么的。哎你说,不就是一个洞穴吗,至于天天准备到这么晚吗,我都晚睡一个星期了皮肤变差怎么办……”

    领队走过来刚巧听到,仗着身高敲了敲她的脑袋:“这可是凶险程度被评定为S的洞穴,一点紧张感都没有。”他抬头看了看拎着背包的喻文州,“过来吧小鬼,你尤其要仔细听好了。”

    这个小队由五人组成,成员均是这座海滨之城中级学院的学生。除了喻文州一个一年级生外,其余四人均是二年级生,探索过多个洞穴,经验丰富,然而这是他们第一次探索S级的洞穴,学院也因此额外配给他们一位老师带队。

    “听好了,”职业和喻文州同为术士的领队清了清嗓子,扫视了一圈队员,他的目光在喻文州停留得尤为久,“第一,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千万不要脱离队伍独自行动!我们只是去进行探索,获取一些研究物资,这不是战斗任务!特别是你,喻文州是吧,虽然是老师推荐才破格带上你的,即使你的确拥有咒术天赋,一年级生在S级洞穴里任性也是极其危险的,所以一定要乖乖跟在我们后面,知道了吗?”

    喻文州点了点头。

    领队满意地收回目光,不知从那里抽出一根红铜咒杖,敲了敲黑板:“接下来,我再把明天的目标,在S级洞穴中发生过的事讲一遍……”

    守护天使少女举手抗议:“可是这个已经讲了起码三遍了!我耳朵都快听出茧了!明天就要出发了,难道最后不该讲讲注意安全之类的事项吗?”

    领队摇了摇头:“虽然说是S级洞穴,但实际上里面已经没有活物,所以安全方面照我们以前那样来就行。但这个洞穴的等级这么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那件事……我认为在这个关键时刻再温习一遍这个故事更为重要,大家觉得呢?”

    “听听吧,”一直安静的喻文州插口道。

    “好吧,那就听听吧。”少女摊手。

    领队耸耸肩:“没有异议我就开始了。”

    若单从表达水平来说,这位领队大概可以算是一个不错的叙述者。他想了想,这么开头道:“这个洞穴在几年前还是较为普通的A级,因为其所处地形复杂,鲜少有人前去探索。而因为隐蔽,缺少阳光,内部深邃黑暗,前几支队伍都是浅尝辄止,直到去年那件事的发生……”

    “那支队伍人数较多,与其说是探险,不如说大部分都是去旅游的吧。本是怀着轻松的心情出发,却一不小心偏离了原定道路,到达了前人不曾抵达的深处……也惊醒了洞穴中沉睡的,影牙巨龙。”

    “仅凭记载和幸存者的口述,我们仍然无法想象当时的混乱与绝望。但幸运的是,队伍中的一位剑客少年拼死拖住了巨龙的前进。当惊惶的人们重见洞口的光明,当他们冷静下来清点人数时,才发现那位剑客没有走出来。”

    “从此那个洞穴再也没有生命的气息,没有人知道剑客是真的与巨龙同归于尽或是用了其他方法,故事的结局就是如此,英雄和恶魔被永远地埋葬在黑暗的深渊里。”

    “愿他的灵魂得到安息。”

 

    领队神色凝重地说完最后一句话,他轻咳一声:“学校为我们配备的老师正是去年那支队伍里的一员,他对那里的地形还是比较熟悉的。所以,只要不要太往里走,跟紧我,应该不会出什么   

     队员们纷纷表示明白。领队宣布散会后,那位守护天使用余光瞥见了喻文州的神情,她愣了愣,凑过去小声道:“你没事吧……?脸色好像有点……苍白?需要治疗吗?”

    “啊,没事,”喻文州友善地笑了笑,“虽然老师说我的天分高,但是身体一向比较弱。而且这个故事……恐怕是无论听多少遍都会让人觉得不舒服吧。”

    “也是,”女孩提起自己的背包,挥了挥手“那你晚上回去好好休息呀,明天见!”

    喻文州戴上兜帽:“明天见。”

    ……也许群体会聚集愚蠢,但个体的本性仍是善良的。然而最荒唐的地方就在于,他们需要为群体犯下的错误负起责任,是无奈,也是必要的惩罚。

    他这么想着,直到看不见所有人的背影,才低声念了一句咒语,黑雾包裹住他的周身。几秒种后,喻文州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我只是震惊于他们眼中的“真相”,如此地偏离事实。如果可以,我希望你永远不要听到这样的传言。

    我们每天所接收的信息,有多少是道听途说,并非亲身经历。而不仅不对此表示惭愧,反而将其作为自己博闻强识证明的人,是最可悲的。」

2.

    进入洞穴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大概是有老师的引路。洞穴内狭窄幽静,有些地方仅允许一人通过,除了他们的脚步声,只有水滴敲打在石壁上的声音。

    “所以说,这个洞穴里除了那什么……那个影牙巨龙以外,的确没有别的魔物了吧。”弓箭手少年摊手道。

    “这里又暗又冷,没有食物,本来就不该有魔物吧,”领队皱眉,“我都想不明白他们怎么会……唉,遇到那条龙已经算他们倒霉了。好了,走到这里为止,完成采集任务之后就回去吧。”

    “我还以为S级洞穴有多可怕呀,”走在最旁边的少女撇撇嘴,“结果也就是这样嘛,你说是不是?喻……哎?喻文州你怎么还往里走?!”

    周围的人一愣,那个低年级术士居然在所有人毫无知觉的情况下,脱离了队伍十几米远。黑色斗篷和背景几乎融为一体,若不是少女的喊声,大概他们早已放任喻文州走进洞穴深处了。

    “喻文州你回来!”领队条件反射握紧手杖,“你——”

 

    “不要过来。”

    瘦弱的少年没有回头也没有反抗,他依然背对着队伍,只是低声这么道。

    而令人吃惊的是,所有人的动作居然真的停了下来,愣愣地看着喻文州继续往深处走去。

    “……这里只是洞穴入口而已,”他扫视了一圈四周,这么说道,“这个地方,远比预计的要宽阔。在这里,再往前走一段路,向左转,才能看到洞穴的真貌。”

    旧地重游,他应该发出一些感慨的。

    “这里不是没有人来过,一年前,那支莽撞的小队就抵达了这里,后来发生了什么,我想你们已经……不,你们不知道。”

    “这次的任务只划定了入口那一段短短的小路,是您的主意吧,老师……?”

    突然被点到名的带队老师一怔,身后的其他人一时也不知如何接话,喻文州听起来像是在质问,可他那么轻描淡写,好像仅仅在叙述一个事实。

    “不……这不可能啊……”少女缩了缩身子微微颤抖,她壮着胆子道,“一年前你都没有来到这所学院,怎么可能这么了解这个洞穴?”

    喻文州已经走到了路的尽头,没有记错,如他所说,向左转,就能到达洞穴最宽阔的地方。

    “你说得对,一年前我确实没有来到这所学院,但是我进入了这个洞穴。”他的语气缓和了些,仿佛只是提了个小小的建议,“你们也过来吧,这里现在是安全的。”

 

    好奇心总会战胜恐惧。而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当洞穴的真实景象呈现在人们面前时,他们还是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墓碑??巨石?!……这个洞穴里,怎么,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宽阔的洞穴深处赫然矗立了一块庞大的巨石,几乎和龙一般大,弓箭手求证般地回头望向喻文州,“这不是天然产生的吧?!”

    “当然不是,”喻文州摘下手套抚摸着粗糙的巨石表面,“但这大概是这些东西第一次展现于世人面前吧。”

    “……这块碑上有字!”守护天使惊叫起来,“不,不是魔咒,是用官方语言刻上去的,像是某种叙事诗……我看看,这上面说‘那一刻尚未解封,龙的脊柱弯曲着,永不会再伸直’……这是那条巨龙已经被收服了的意思吗?”

    “部分正确,但不完全对,”喻文州说,“前面还有一句话吧,大概是被尘埃掩住了?……‘魔法师,重生的时刻已经到来,魔法之阵,繁荣之所,斩断纠葛,一些永远存在,而另一些永远消亡’……应该是这样,对吧?”

    “重生?影牙巨龙会重生?存在?消亡?”弓箭手不可思议道,“不,它明明和那位英雄同归于尽了……”

    喻文州收回手,不显眼地微笑了一下:“你把他称为英雄,我真的很高兴。但遗憾的是后半句并不完全准确,我想,英雄不是因为他失去了生命才被称为英雄。”

    他转身朝向脸色苍白的向导,那位曾经来过洞穴的老师,他的后背贴着石壁,止不住地发抖。喻文州的眼神收敛了平日的温和。

    “老师,他并没有死。”他叹了口气,“那位牺牲自己拯救了你们的剑客……黄少天。”

 



3.

    他的声音不大,却清晰地在洞穴中回荡,身后的巨石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微微颤抖。喻文州的手紧贴着巨石,从他手掌下延伸出一道道暗纹,蜿蜒着覆盖了整个表面。
    “等……等等!你想做什么?!”少女惊叫起来,敏锐地察觉到了眼前的少年并不像看起来那么温和,“你要解开封印?!可是你刚刚说过龙没有死!……你要害死我们吗?”
    “我会尽力不造成这样的后果,”喻文州没有回头,他凝视着巨石似乎已经陷入沉思,“这件事与你们毫无关系,但他不一定……”
    瑟缩在角落里的老师怔了怔,他能感受到喻文州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借着微弱的光芒,他好像有点看清了喻文州的脸,隐隐有些熟悉。
    “是你……”老师喃喃道,“原来一年前你也在……”
    封印摇摇欲坠,好像从远方传来了龙啸,伴随着喻文州毫无波澜的叙述。
    “……一年前你带领着学生进入了这个洞穴,被龙袭击,少——黄少天他保护了你们,是的,到此为止都和传说一样。可是后来呢?他死了?不……把他封印在这里的人,就是你吧。
    “他拼了命保护你们,落在了最后,你却为了自己保命设下了封印,甚至编造出一个谎言蒙骗大众那么久。”
    喻文州第二次觉得自己的理智动摇了起来。第一次便是一年前——他作为大陆上最强大的几位咒术师之一,创造出自己的一个影子跟随黄少天进入洞穴,却因为本体远在万里外,只能眼睁睁看着黄少天被封印魔法冲回黑暗之中,伸出手触及的只有极速流动的空气,和被力量扭曲了的自己的影子。
    他的本体感到了铺天盖地的痛苦,并非来自生理上,而是长驱直入精神,像尖刀捅入内心,没有办法遏止,生生地被剜去——事实上他确实失去了一半的灵魂,黄少天在他生命中所占据的部分比他自己想象的还要多。
    喻文州花了很长时间适应,一直以来哪怕黄少天不在他身边,他也能感到远方有一簇火焰在跳动,有一个声音共通呼应。然而现在无论怎么呼喊,回应他的只有死寂,连回音也被黑洞吞噬。
    “而我现在来找他了。”

 

 

 

    巨大的冲力逼着众人后退几步,咳嗽着挥去眼前的灰尘,他们抬头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巨龙的脊柱以诡异的姿势渐渐挺直,龙息还很微弱,却已经有些温热地喷吐在脸上。它显然还没有完全苏醒,然而没人怀疑它现在愤怒得想把眼前的人类全部杀死。
    “你这是害死我们……”老师绝望地后退一步,死死地盯着喻文州,“没有机会的,我们这些人根本没有机会杀死龙,全身而退……”
    喻文州倚在石壁上,解开封印花费了他不少的魔力,然而他笑了笑,摇摇头:“我相信他……”

    弱者一直等待着机会,而强者总是自己创造机会。

    龙粗重地呼吸,卷起气流剧烈地流动,在沙石中有人站了起来,他的剑发出微弱的光芒,在昏暗中格外显眼,寒气从周身蔓延,巨龙感受到了威胁,它踌躇了一刻发出了更加剧烈的咆哮。
然而这也是它最后的咆哮了。
    凛冽的剑气在一瞬间爆发出来,封印了一年好像对黄少天的身手没有丝毫的影响。人们所能看到的只是年轻的剑客衣角翻飞,他高高地跳起向龙冲去,在对手还未反应过来之时,将光剑准确地插入了龙的要害。
    震耳欲聋的吼叫声几乎使洞穴崩塌,人们跌坐在地上,眼前纷纷扬扬落下的混杂着血与冰屑。巨大的冲力让他们一时思维混乱,几乎陷入昏迷。
    黄少天站在龙蜷曲的脊柱上,远远地看着喻文州:“我知道你会来的。”
    喻文州微笑着伸出手:“我来的比较慢。”
    黄少天耸了耸肩,好像在说还好是等到了。
    对视的那一眼起,那块失去的灵魂,熄灭的火焰,遥远的回声,全部都回来了。他们都像经历了一场漫长的梦境,跨越时间与现实。

    听到了巨响的人们匆匆赶到洞穴时,所见的只有蜷缩在地上的冒险者小队。他们醒来时怅然若失,没有人再知道,星空下的不久前,到底发生了多么惊心动魄的事。 

 

end.



 


评论(2)
热度(167)

© 白斩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