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斩溯

喻黄喻黄,每天就知道喻黄!

【喻黄】什么鬼(1)

挺久之前一个脑洞,也许有后续?

写完一直没发,随手来丢一下吧。




什么鬼

1.

黄少天处理完最后一只鬼时,四周顿时安静了一下。没有敌人,他的搭档也不知到哪儿去了。

他顺着来时的路走了一段,忽觉得腹中空空,转过一个拐角抬头一看,刚好有家亮着灯的小面铺。

黄少天大喜,几步冲上前敲了敲桌子:“老板,要一碗云吞。”

带着斗笠怎么看都画风不对的老板抬起头来,叫了他一声:“少天。”

黄少天一惊,脱口道:“我去,文州,怎么是你?”



2.

喻文州淡淡道:“朋友有急事,临时喊我来管一下这面铺。方才看你打得正嗨,就忘了知会你一声。来,你的云吞。”

黄少天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显然是够急的,战斗时的长袍都没脱下来。

黄少天又问道:“你那朋友,是人是……?”

喻文州答:“当然是鬼。过来跟我说话的时候,还差点被你的剑削了头发。”



3.

黄少天是专业降鬼的,然而他一直以来的搭档喻文州却偏偏是个鬼。

所幸他们都有自己的原则,只杀作恶多端的鬼。黄少天也是个理智人,拎得清鬼里也有好鬼,用他的话来说,喻文州就挺好的。

喻文州也端来一碗云吞陪着黄少天吃:“然而现世仍有许多人简单地将人鬼、善恶归为界限分明的两道看待,这也是我依附于实体,隐藏起自己气息的原因。”

黄少天呼噜呼噜吃得正香:“文州说话就是文绉绉。”

话语间喻文州从碗里挑出了只虫子,叹了口气道:“我有句***不知当讲不当讲。”



4.

喻文州是活了许多年的鬼,自然保留了许多旧时的习惯,然而他的学习速度又十分快。因此起初黄少天怎么听他说话怎么别扭。

他们一边吃一边闲聊。黄少天问:“你在人界要隐藏气息才依附于这具身体,那这具身体又是从何而来?”

喻文州:“这本便是我的身体。”

黄少天大惊:“不可能,人死后肉体与灵魂必定是要分开的。”

喻文州点点头:“说的有理,那强行塞回去便是了。”

黄少天:“……………………”



5.

黄少天坚持不懈地追问道:“这般逆天改命的事情,我不信你能办到。”

喻文州笑着摇摇头:“我自然办不到,找高人帮我不就行了?”

黄少天:“真有这种牛逼角色,怎么不来我司任职。我不行老冯没给这种人发过邮件啊,难道是那人习惯了无拘无束,宁愿隐居着过自由生活?哎完全不必担心嘛,我司上班时间又没有强制要求,节假日不加班,还有奖……”

喻文州:“不是,他懒。” 

 


TBC。

*懒的那个没错,是他是他就是他,我们的朋友,王大眼【。



评论(4)
热度(182)
  1. 人间四月天白斩溯 转载了此文字
    你们究竟对王杰希有什么误会😂😂😂😂😂😂

© 白斩溯 | Powered by LOFTER